第三百七十三章 白灵教袭来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是谁?别给我吞吞吐吐的!快说!”萧炎气急败坏的吼道。

底下的人何时见盟主发过这么大的火,盟主在他们的眼里,一直都是和蔼可亲的,虽然有传言说盟主杀人如麻,但对他们底下的人,一向都很好,也从没发过脾气,这次突然见盟主发脾气,吓得他们都不怎么会说话了。

“是……是……白灵教!”

“白灵教?”萧炎眉毛向上一挑,“你们怎么知道是白灵教?”

萧炎这话刚问完,又摆了摆手,“算了,你们先把聂磊抬回去,好生救治,你,”萧炎一指刚才说话那人,“跟我来。”

那人跟着萧炎来到了萧炎的房间里,“来,跟我说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盟主,今天……

就这样,聂副盟主因为保护我们,就被砍伤了,不过我们留了个心眼,派了兄弟前去跟踪他们,见他们和另外一帮人汇合之后,就离开了,可那兄弟隐约听他们说到了‘白灵教’三个字。”

“原来如此,行了,你下去吧!”

那人走后,萧炎反复想着这件事,总感觉怪怪的,尽管他们和白灵教就一直有仇恨,他们派人来打聂磊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萧炎的心里,总感觉有点不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就在萧炎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房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了,萧炎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扭头向门口看去。

只见皇甫南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进来看见萧炎就喊,“炎兄弟!听说聂磊受伤了?”

萧炎白了一眼那进来就自来熟的倒水去喝的皇甫南,“你以后进门前就不能先敲敲门啊?每次都这样!”

“是吗?哦,我知道了,下次,下次啊!”皇甫南打马虎的说道。

萧炎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就没放在心上,可是看皇甫南那脸上时不时流露出的笑容来看,事情有点不太对劲儿啊,“皇甫南,聂大哥受伤你很开心吗?”

听到这话,皇甫南“噗”的一声将口中的水全喷了出来,幸亏萧炎躲闪的快,否则现在就已经“湿身”了。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聂磊受伤,我当然伤心了,不过我已经去看过他了,都是些皮外伤,上过药了,不出几日就好了,所以不用太担心,我高兴,不是因为这,是因为……因为……”

说到这里,皇甫南有点吞吞吐吐了,并且脸上还有点微微泛红,身子不停的左右摇摆着,脸上还带有一丝的傻笑。

看到皇甫南这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萧炎可是大开眼界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脸皮这么厚的皇甫南脸红,这下,他就更加的好奇了,他将脸凑近皇甫南,“皇甫南,发生什么事了?能让咱们的大英雄都变绕指柔了啊?”

本来等着皇甫南反驳他的,可没想到今天的皇甫南却一反常态,小脸变的更红了,小声的说道:“今天……今天……可儿说她喜欢我!”

说完这句话,皇甫南的嘴,都快咧道耳朵边了,再看他满脸幸福的样子,萧炎不禁摇摇头,爱情的威力果然很大,人们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以他所看,恋爱中的男人,智商才是负数,这一点,看皇甫南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陀舍也进来了,“萧炎,出事了!”

“怎么了?”

“咱们的在无锡的店铺被人砸了!”

“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听底下的人说,好像是白灵教。”

“又是白灵教!”萧炎沉思片刻,开口说道:“传令下去,召集各大长老,现在开会!”

“好!”

陀舍立刻出去通知下去,而萧炎前脚正准备出去,后脚就看见依旧坐在桌子前面傻笑的皇甫南,他悄无声息的走到皇甫南的身后,“啪”的一声,一巴掌朝皇甫南的后脑勺拍了上去。

皇甫南受此一击,一张脸整个都趴到了桌子上面,皇甫南“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扭过头来看见是萧炎,满肚子的火这才憋了下去,揉着后脑勺怨念的说道:“炎兄弟,你干嘛啊?”

萧炎没好气的说道:“走了!开会去了!”

说完就率先走了出去,看着萧炎背影的皇甫南不满的嘟囔道:“开会就开会呗,你打我干嘛?”

不得不承认,这炎盟的效率就是高,命令下达还没多久,这议会大厅就已经站满了人,众长老在听说要开会之后,纷纷将手头的事推掉,在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

没一会儿,萧炎和皇甫南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见他俩进来,大家纷纷起身打招呼。

“盟主好,副盟主好!”

萧炎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不用多礼,然后径直走到了最前端的位置坐了下来。

“相信大家都已经听说了,聂磊副盟主被人砍伤,并且咱们在无锡的分店还被人给砸了!”

萧炎说的事情,他们大部分的人就都已经听说,就算没有听说,在来到这里之后,也听周围是人说过了。

“是的,我等都知道了,还听说这些都是白灵教干的!”

说话这人名叫聂超群,是他聂家的一个资深长老,也是算是聂磊是叔叔吧,实力雄厚,但性子冲动,这些年,他跟着聂磊在炎盟,没少沾光,所以听说聂磊受伤,第一个去看望的就是他。

“下面的人的确是这么禀报的。”萧炎点了点头说道。

陀舍听出了萧炎话中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圈套?引诱咱们对付白灵教的一个圈套?”

萧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的确有所顾虑,因为以白灵教的行事作风,如果他们不想让咱们知道,咱们根本是无法得知他们真实身份的,可这次,两边的人都说他们确定是白灵教所为,这,难道不奇怪吗?”

“可是,如果不是白灵教,那会是谁?谁会费这个劲,让咱们去对付白灵教?”

“你想,如果咱们和白灵教打了起来,谁最高兴?”

陀舍惊呼一声,“兜率宫?难道这事是兜率宫所为?”

萧炎点了点头,“有可能,除了它,我不知道谁还愿意看见咱们和白灵教打起来。”

“就算是兜率宫又能怎样,现在兜率宫已经吞并了昆仑宫,而琼华宫又愿意对其俯首称臣,现在它兜率宫在北方可以说已经一家独大,不说咱们根本不是其对手,就说咱们想和他们开战,可一点证据都没有,咱们拿什么理由去战?”陀舍冷静的分析道。

“是啊!是啊!”陀舍刚说完,底下就一片附和之声。

而在这时,久未说话是皇甫南突然发话了。

“我不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