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浔阳城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所到的这个地方名叫浔阳城,浔阳城,原是属于皇甫家管辖范围内的一个小地方,现在被炎盟所接手,是一个交通便利,风景如画的好地方。

浔阳城虽然比起其他地方来,不算很大,但人口,绝对是周围几个地方中人数最多的,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个浔阳城素有“鱼米之乡”的美称,可以说,原来整个皇甫家的粮食,有一半的数量,都是来自于这个浔阳城。

而白灵教恰恰也知晓浔阳城的重要性,故而在此设置了一个较大的据点,一是为了抢占那众多的粮食,二是占据有利位置,发展人脉,可能那时的白灵教就已经动了要和皇甫家动手的念头,很早以前就在皇甫家的各个腹地都设有据点,以方便以后起事之用。

以前的皇甫家总是太高傲,看不起其他势力,更看不起白灵教这些邪教,更加不屑于对付他们,只要他们不主动来招惹皇甫家,皇甫家对他们所做之事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也就造成了白灵教在皇甫家的范围内大肆投放据点,虽说不算明目张胆,但也是众所周知之事。

但自从白灵教帮助万家夺权,然后被萧炎赶出去之后,萧炎就对白灵教上了心,因为他知道,对付白灵教只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在很早以前,他就已经让底下的人着手开始调查白灵教的事情,包括他们有多少的据点,每个据点有多少的人,平时他们的据点都干些什么等等,事无巨细,一一都要做详细的调查,果然,这次终于派上用场了。

浔阳城这个据点,算是白灵教在江南地区的一个中型据点,甚至连中上等都算不上,因为据点坐镇人的身份十分神秘,底下的人从没见过他们的真面目,更别说是他们的实力了,所以为了保险,萧炎只好选了这么一个中型的据点作为此次的攻击对象。

浔阳城地势较为复杂,呈东西高,中部低,南部略高,向北倾斜的趋势,属于一个低洼之地,并且白灵教据点所处的位置还是最繁华的城镇中心,虽说这里是属于炎盟的势力范围,可是做事也不好太过于嚣张,否则会引起当地居民的不满,这对他们炎盟的名义不好,况且,闹市区行事,也容易造成居民不必要的伤亡,所以一定得想一个办法把他们引出来才行。

刚进城,萧炎并没有急于去联系炎盟当地的负责人,而是变换模样,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的走在浔阳城热闹的街道之上,一边走,一边观察着白灵教据点周围的地形以及情况,之后,萧炎在据点对面的一家茶馆之中坐了下来,这个茶馆的地理位置很好,正好可以看见据点的大门。

萧炎在这里还没坐多久,就只听见从街道上传来一阵喧闹之声。

“不要跑!给我抓住他!抓住他!”

只见一个身上邋里邋遢貌似乞丐的一个人从远处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手里还紧紧握着一个灰色的纸包,而在他身后,有两三个人手拿木棍在后面追赶他。

“你这个小偷,别让我抓住你,抓住你,我非要打死你不可!连老子的东西都敢偷,真是吃了豹子胆了!有种你别跑!”

身后那追赶之人嘴里骂骂咧咧的,不断的和街道上的人大声嚷嚷着,“起开!起开!都给我起开!”

看来这这个乞丐偷了他的东西,而这个被偷之人,在浔阳城应该也算是一号人物,否则他不敢大白天的在这街上如此的嚣张。

待那乞丐跑近之后,萧炎就闻道了那从他身上传来的阵阵恶臭之味,萧炎这才注意到了原来他身上已经满身伤口,而这些伤口大多数都已经化脓,那外翻的皮肉都已经开始腐烂,发白,身边还时不时的有苍蝇飞过,那种恶臭味,及时离这么远,萧炎也能闻的清楚。

越是清楚,萧炎对这人就越是佩服,他浑身上下都已经成这样了,竟然还能忍痛跑的这么快,可见这人之前的身体底子应该还是不错的,要是普通人来,估计早就已经瘫到那里了。

这乞丐在萧炎的面前疾驰而过,本来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萧炎也没怎么太放在心上,可没想到,在那乞丐跑过去之后,站在白灵教门口的一个人快速闪进去了据点之内,没过多久,就从据点里面出来了十几个人,各个手拿利器,朝着那乞丐逃跑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一个乞丐竟然还能惊动白灵教?有意思!”

说着,萧炎放下几枚金币,就也朝着这个方向尾随而去。

本来以为在这么多人的追捕之下,那乞丐肯定会很快就被逮住,可事实却恰恰相反。

萧炎一路尾随,只见那乞丐穿过了闹市区,又穿过了居民区,然后又在很多个小巷里面来回穿梭,丝毫没有疲惫之感,反而是那些追捕他的人,却一个个气喘吁吁的。

不过,大只是大多数人,还是有两三个素质好的,一路穷追猛打,终于,把那乞丐堵到了一个狭窄的巷子之中。

“你跑啊!你再跑啊!”

“别想到你都成这样了,还这么的能跑,真不枉你往日的威名。”

那三个将乞丐堵住的白灵教中人笑着说道,然后一把拔出腰间的佩剑,一步步的朝那乞丐逼去。

而此时,萧炎正坐在不远处的房顶之上,看着底下的一举一动,他很好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乞丐,竟然偷个东西连白灵教都能惊动。

只见那乞丐头也没抬,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可否放我一条生路?”

听到这话那三人同时大笑了起来,其中一个人拿着剑笑着走到那乞丐面前,那这剑平着敲了敲那乞丐的头,“给你一条生路?你以为你还像当初一样可以叱诧风云啊?我告诉你,你现在就是一直丧家之犬!丧家之犬!懂吗?”

那人边说,边用剑敲着乞丐的头,然后萧炎就只感觉眼睛银光一闪,再看底下,只见那原本在那白灵教中人手上的剑,已经到了乞丐的手里,而那个之前出言侮辱这个乞丐的白灵教中人依旧站在他的面前,只是脖子处多了一道血痕。

“好快的剑!”萧炎内心感叹一声,可以在一瞬间抢下对付的剑,并且一剑封喉,还是在身负重伤的前提下完成的,看来这人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只是,为何他会沦落至此呢?

噗通!

那人倒下了,随着他的倒下,乞丐也倒下了,他身体紧靠在墙壁之上,即使手上有剑的支撑,也抵挡不住他身体的向下滑落,刚才那一招已经把他全身的力气都用完了,并且还将他身上的伤给振开了,疼痛加上无力,让他再也坚持不住了,直接滑落到地上,身上的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淌。

虽然见他瘫坐在了地上,可是站在一旁的两人依旧不敢贸然上前,毕竟他原来的名声太大了,再加上刚才那一剑的威慑,让他们心里不得不有了疑虑。

最后,二人谁都不敢上前去,只好从怀中掏出一柄飞镖,当着那乞丐的面在上面涂上了剧毒,然后将飞镖直接投向对面的乞丐。

那乞丐看着飞驰而来的飞镖,无奈的笑了笑,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更别说来抵挡那个飞镖了,他扬起头,看着这蔚蓝的天空,两边凌乱的头发从脸两边滑落。

看到那露出正脸的乞丐,萧炎眼中一惊,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