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狼狈为奸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怎么是你?”

二人惊讶地看着对方,异口同声的问道。

然后他二人都没有再主动开口,而是相互打量着对方,打量了一圈之后,还是林可儿率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说幽莫啊,你不是号称是什么白灵教的少主呢吗?当初信誓旦旦的跟我说,萧炎交给我了!现在怎么就沦落到这番田地了呢?”

没错,这个在破庙中的不速之客,正是在这里疗伤的幽莫,幽莫听了林可儿的这番挖苦的话,冷笑一声,“呵!林可儿?咱俩就不用再相互挖苦了吧?看你的处境,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说起这个,林可儿就满肚子的火,“都怪那个萧炎!本以为皇甫南死了,他能消停会儿,没想到居然更加疯狂了!”

“什么?皇甫南死了?”

幽莫诧异的问道,皇甫南是什么人,他再清楚不过,想杀他,可不比杀萧炎简单,再说,这个林可儿为什么要杀了皇甫南呢?想到这里,幽莫心中突然想通了一切,原来如此,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想的是很美好,但就是没想到这个鹬实在是太厉害了,不但将蚌给吃掉了,还将渔翁给啄了。

听到幽莫的问话,林可儿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自己说错话了,这件事,本不该让幽莫知道的,“呃……嗯,好像是吧……我刚才出去时听外面的人说的……”

见林可儿这吞吞吐吐的样子,幽莫就更加坚定了他刚才的想法,不禁感叹道,女人真是可怕!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转移话题问道:“现在外面怎么样了?”

林可儿摇了摇头,“情况不容乐观,你白灵教的据点已经被彻底拔除,而你我,却在被萧炎全城通缉之中。”

幽莫叹了口气,“早在预料之中了,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林可儿冷笑一声,“我还能又什么打算,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人,就连逃出这丹阳城都成问题,还谈什么以后?”

说到这里,幽莫心意一动,“如果我能帮你逃出去呢?”

“你帮我?为什么?”

林可儿和幽莫,这两个人严格的来说,应该是仇敌才对,他的白灵教灭了她的昆仑宫,也让她差点死于非命,灭门之仇,不共戴天,这一点,无论是林可儿,还是幽莫,心里都应该很清楚,幽莫不杀她就算是仁慈了,为什么还会帮她?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幽莫看着林可儿说道,有关林可儿的事情,他不是不清楚,但他这么做,也自有他自己的道理。

“你是说……萧炎?”

“没错!”幽莫打了一个响指,继续说道:“萧炎,无论对于你,还是对于我,都有解不开的仇恨,而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去与之抗衡,只有你我联手,才能将他彻底至于死地!再说,我们都已经合作过一次了,再合作一次又有何妨?”

林可儿大概能猜出幽莫心中的想法,无非是想利用她来对付萧炎罢了,想拿她当棋子?那就得有同归于尽的准备!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我逃出这里,日后,咱俩就合作,一块对付萧炎!”

“爽快!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就这样,两个心怀鬼胎的人,为了各自的不同目的,都暂且放下了心中的仇恨了,联合在了一起,共同对抗萧炎。

而萧炎在得知这个消息之时,已经是三天以后了,线人来报,说是幽莫已经逃出城去,往白灵教的总部赶去,而林可儿也跟随在他身边。

“离你的朋友近一点,离你的敌人更近一点,幽莫这一招,高啊!就希望他不是引狼入室的就好!”

这几天,萧炎除了必要的处理公务,每天都守在皇甫南的床边,虽然已经过了大夫说的三天期限,但他相信,皇甫南一定会醒过来的!他愿意等,等到皇甫南愿意醒来的那一天!

这一天夜里,萧炎前脚刚走没多久,皇甫南就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房中没有点灯,漆黑一片。

“这是哪里?这里是阴曹地府吗?怪不得这么的黑暗,也对,想我这样不被人爱的人,也就只配下地狱!”

他躺在床上,看着黑暗中的周围,越看越不对,这里好眼熟啊?这里不是他丹阳城的房间吗?难道地狱里面也有一样的布置吗?他缓慢的支撑自己是身体起身,想看清楚这到底是哪里,可躺了好几天的他,刚醒来,身上软绵无力,一下子就让他从床上摔了下来。

听的房间内“嗵”的一声,在外守卫的生怕皇甫南出什么事,立马开门就闯了进来,手一挥,房间的蜡烛就瞬间被点燃了,然后就看见皇甫南摔倒在地,连忙上前去将其扶起,然后惊讶的发现皇甫南竟然醒了!

他将皇甫南扶到床上之后,就立马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

“皇甫盟主醒了!”

“皇甫盟主醒了!”

躺在床上的皇甫南听到这个声音,才确信自己原来并没有死,他呆呆的看着房顶,两眼无神。

“我为什么还没有死?我为什么还活着?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

得知了消息的萧炎,放下手头的一切,快步就朝皇甫南的房间跑去,听见了这急促的脚步声,皇甫南将那眼眶中还未滴下的泪水有憋了回去,微微的笑了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看着门口,等待着萧炎的到来。

“皇甫南,你可算是醒了!”

萧炎踏步进来,看见坐在床上的皇甫南,高兴的说着,然后过来一把狠狠的抱住皇甫南,拍着他的后背说道:“你小子,可是吓死我了!没事玩什么昏迷啊?你再这样,看我不打死你!”

听着萧炎这乱侃中带着浓浓关心的话语,皇甫南笑了,他也回抱着萧炎,“我还没有烦够你,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呢?”

听着皇甫南这强颜欢笑的话语,萧炎心中一阵心疼,他刚进来就看见了皇甫南那红红的眼圈,尽管他一直在笑,可萧炎仍然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苦楚。

萧炎将人都摒退了,只留下他二人在房间中,萧炎轻轻推了推皇甫南。

“你,还好吧?”

“我没事啊?我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问?”皇甫南向往常一样笑着问道,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笑,并未达眼角。

萧炎顿了顿,低声说道:“行了,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了,就不用再装了,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你心里会好受一点。”

萧炎的话,就好像是催泪剂一般,让故作坚强的皇甫南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他一把抱住萧炎,将头埋进他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坚强如斯的皇甫南,从小经历了那么多的挫折,多少的大风大浪都没能打败他,如今却败在了一个“情”字上面,男儿流血不流泪,而如今,皇甫南却像是一个小孩一般,躲在萧炎的怀中大声哭泣,可见,情之一事,就是如此,爱之越深,恨之越切,伤之,也就越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