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情殇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皇甫南抱着萧炎腰身,尽情的嚎啕大哭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将他这些天以来内心的痛苦给全部抒发出去,他皇甫南,纵横情场不知道已经多少年了,红颜知己无数,喜欢他的女人都可以绕丹阳城一圈了,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这个情场高手,第一次动真心,竟然落了个如此的下场,命啊!都是命啊!

看着怀中伤心欲绝的皇甫南,萧炎也很是难受,他虽然不了解事情具体的来龙去脉,但看皇甫南这个样子,他这一身的伤,肯定就是因为那个林可儿来,并且十有八九就是她亲自下的黑手,这个女人,好歹毒的心,一场变故,让原来单纯任性的林可儿变成了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腹黑女,更让这个情场浪子伤透了心。

“行了,再哭就把狼招来了!”看着哭个没完了的皇甫南,萧炎拍着他的后背开玩笑的说道。

皇甫南一愣,慢慢的从萧炎的怀中抬起头来,通红的双眼,满脸的泪痕,看起来十分的滑稽,要是平时来,萧炎一定会好好笑话他一番的,可今日,萧炎并没有心思去笑,而是满眼的心疼。

皇甫南看着萧炎胸前那湿漉漉的一大片,很不好意思的说着:“对不起啊,把你衣服弄脏了,改天赔你一套。”

萧炎眼睛瞪的老大,侧头吃惊的看着说出这话的皇甫南,皇甫南看见萧炎这个表情,不由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在他笑的同时,他鼻子中那还没来的及擦干净的污秽之物也连同他这一笑给喷了出来,萧炎躲闪不及,这一大坨明晃晃的透明之物,就全部落到了萧炎的身上。

看见这一幕的皇甫南,连忙拿出手帕来就要给萧炎擦,“对不去,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来我给你擦擦!”

萧炎一把躲过皇甫南那伸过来的手,连忙站起身来,嫌弃的将外袍给脱了下来,只着里衣的站在那里看着皇甫南。

“只要你不哭了,我将这衣服送给你都行!”

“我才不要呢!”皇甫南撇嘴小声咕哝着。

萧炎“啪”的一巴掌拍到了皇甫南的肩膀之上,“你这是恢复元气了是吧?都能跟我斗嘴了!”

说到这里,皇甫南那上扬的嘴角又再次放了下来,他撅嘴看着萧炎,略带羡慕的说道:“炎兄弟,你说你这运气咋这么好呢?古帝城那个冰山美人虽然你没追到,但是很明显看她对你和对别人不一样,还有童筝,那么死心塌地的爱着你,我为什么动一次心就这么难呢?”

“你这一身的伤……”萧炎好奇的看着皇甫南问道。

皇甫南点了点头,“就是她,她说她恨我,和我好只是为了利用我,这次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将全部怒火转移到白灵教身上,然后和白灵教全面开战,从而为她报仇,她说,之前聂磊被打一事,也是她找人干的,就是为了嫁祸给白灵教。”

萧炎心中默默点了点头,这些他早就猜到了,只是没想到,一场变故,竟会让人变的如此之快。

“你想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在哪里?”皇甫南连忙问道,可问完之后,他有径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算了,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找过去杀了她?还是将她抓回来强迫她跟我好?呵呵,可惜我现在还下不去这个手,可悲吧!我都被她给整的这么惨了,可还是无法对她太狠心,唉,估计世上最傻的人,就是像我这样的了吧!”

“你这不是傻,是爱!你是真的爱上她了,才会在她做了这么多的伤害你的事情的之后,依旧选择了原谅。”

听了萧炎的分析,皇甫南自嘲一声,“呵呵,爱?不过是一份错误的爱罢了!”

“错误的爱也是爱!我曾经也有一份错误的爱,我们身份不配,地位不配,实力也不配,可以说我没有一项可以配的上她的,她的身份对于那时的我来说,简直是高的吓人,可我依旧是爱上了她,与你不同的是,她也很爱我,要不是因为这份爱,我也走不到今天。”萧炎惆怅的回忆着当初的一点一滴,想起那个记忆深处的倩影,他的嘴角就忍不住的往上扬。

“你说的是那个古帝城的冰山美人吗?”

萧炎点了点头,“她原来不是古帝城的,更不是这个仙界的,她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那个叫斗气大陆的地方,你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吗?”

皇甫南从没听萧炎说过他的从前,他刚认识萧炎之时,也让人去调查过他的从前,可最早都只是到凌霄宫,再往前,就是一片空白,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到,他之前也怀疑过萧炎可能是为了什么目的,改头换面来到了这里,不过这些都仅仅是怀疑,他从没问过萧炎,萧炎也从未提到过,只有那次他们第一次碰到那个冰山美人的时候,他才从萧炎的失控之中,察觉出了一点。

这次听萧炎亲口承认他不是这里的人,他内心也是极为震撼的,震撼的同时,也感到十分的欣慰,这是多么大的信任,才能将自己深藏多年的秘密告诉自己啊!皇甫南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认真的听萧炎说起了他的故事。

“她名字叫薰儿,萧薰儿,不过,她其实是应该叫古薰儿的才对,那时,我们都还小,同时生活在一个很小的家族里面……”

萧炎一边回忆着他和薰儿的点点滴滴,一边对皇甫南阐述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想把自己多年来的秘密都告诉皇甫南,他只是知道,在皇甫南说到“错误的爱”时,他一下子就想起了薰儿。

那时,虽然还不知道薰儿的真实身份,但从父亲和药老的话语中,也能知道,那是一个高不可攀的身份,那些年来,他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着,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才勉强配的上了这个天之娇女。

可没想到,如今再见到她,她却已经忘了自己,一切好像都回到了当初,一样的高不可攀,一样的配不上,唯一不一样的是,她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不再是那个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叫他“萧炎哥哥”的那个小女孩了。

“薰儿,你还好吗?不知道你现在干什么?”

于此同时,在那遥远的古帝城中,一个华丽的比试台上面,一黑一蓝两道身影在上面相互交错着。

砰!

那道蓝色的身影突然挨了一掌,后退了几步。

“灵儿师妹,比赛时分心可不好哦!”

那身穿浅蓝色衣裙的古子灵单手捂着左胸口处,表面上,她是在捂那刚才挨了一掌的位置,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捂着的,是那颗突然感到一阵刺痛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