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停战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就这样平静的日子又过了几个月,在这几个月里面,炎盟可以算是捷报连连,在前线作战的这些个长老们,除了个别还在僵持之外,其余的都已经大获全胜了。

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就又要到过年了,仙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过年期间不允许见血,无论你是小冲突,还是大矛盾,在过年的前后半个月的时间内都必须全面停止战争,以求让战斗双方的人们都过一个安稳的年。

这一年的炎盟,是忙碌的一年,也是辉煌的一年,这一年,炎盟经历了大大小小很多的事情,有惊,有险,有喜,有悲,但所幸最后的结果都还是好的。

在全面停战之后,前线只留下了一些驻守的人,以防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意外,其余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回到了总部,回到总部之后,一个个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互相诉说着自己这大半年以来在前线的传奇经历,那些当初一个个都不愿意去的长老们,现在脸上也都是满意的笑容,可见这大半年的战斗经历,对他们来说,也都有着不小的收获。

等人都回来齐了之后,他们简单的开了一个会,然后诉说了一下自己这半年以来的工作成效,然后萧炎又都对各自不同的功绩进行了不同的赏赐,得到了赏赐的众人再出去之时,脸上的笑容更甚之前,高兴的嘴角都快咧到眼睛上了。

会议结束之后,他们就纷纷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只有聂磊在绕了一个大圈儿之后,又回到了大厅,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一条尾巴。

这条尾巴,正是皇甫南,皇甫南蹑手蹑脚的跟在聂磊的身后,在会议进行的中间,就感觉聂磊的神情有点不对,于是在会议结束之后,他就悄悄的跟在了聂磊的身后,想想看看他要干些什么,果然,他跟着聂磊在整个炎盟绕了一大圈儿后,竟然又回到了大厅。

只见聂磊一推门,就进入了大厅之内,而皇甫南则慢慢的蹲下,将耳朵贴在门上,悄悄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可听来听去,却发现里面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皇甫南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将耳朵更加的贴近门,整个身体都快贴上去了,想听的更清楚一些。

可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他一时不备,整个身子就随着门的打开都摔了进去。

“诶呦喂!”

皇甫南不禁呻吟一声,他抬头看去,发现萧炎、陀舍以及聂磊三人,正在直勾勾的盯着他看,眼里都是满满的笑意。

皇甫南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站了起来,厚脸皮的说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人摔跤啊!”

说完他就自顾自的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面,但他那微红的脸颊,还是出卖了他此时的尴尬。

“你要进来就进来,为什么还要在门口偷听?”萧炎脸上带着笑意说道。

皇甫南瞥了萧炎一眼,他以为此事可以就此翻篇儿了呢,没想到萧炎竟然再次提了出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用手指了指聂磊,“我是跟着他来的!”

然后他又诧异的看了一眼陀舍,“陀舍,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就没走!”陀舍淡淡的说道。

既然陀舍的这语气,皇甫南才意识到,好像事情有点不是很对劲儿,他看了看萧炎,又看了看聂磊,然后小声的问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对于皇甫南这反应迟钝的劲儿,萧炎他们也很是无语,于是他们就没有再理会皇甫南,而是自己讨论了起来。

“关于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萧炎脸色严肃的问道。

聂磊首先发话了,“此事太顺了,顺得有点出乎意料!”

“没错!”陀舍继续补充道,“咱们之前和白灵教的哪一次战争,会有如此的顺利?自从咱们收复了金陵城之后,好像就没有过失败,白灵教高手如云,怎么可能就放任咱们如此呢?”

“陀舍这个词用的不错,放任!我也有这个感觉,我觉得白灵教是故意的,他在故意放纵咱们的胜利。”聂磊看着萧炎继续说道。

萧炎点了点头,“没错,从之前他们的报告来看,好像没有遇到过什么像样的敌人,而咱们都已经跟白灵教打到这个程度,他们不可能不派人前来的,要不就是他们教中有什么事情给牵绊住了,要不就是它们在酝酿更大的一个阴谋。”

听到这里,皇甫南才反应过来,他们三人所说的是什么事情,他小声的嘀咕道:“顺吗?我不觉得太顺啊!现在咱们兵强马壮,白灵教他只不过是一个过了气的教派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皇甫南的这番嘀咕声虽然小,但在座的其他三人都是听了个清楚,陀舍和聂磊对于皇甫南的感觉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们皇甫家那种根深蒂固的傲气,实在是太重了,虽然皇甫南和他们族中的那些老顽固有所不同,但这种高人一等的思想还是存在的。

“皇甫南,你不要太过于自信了,我想问一句,如果现在白灵教跟咱们正面开战,你觉得谁会赢?”萧炎循序渐进的问道。

皇甫南毫不犹豫的就回答道:“这还用说?当然是咱们了!”

得到这意料之中的答案,萧炎点了点头,“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俗话说骄兵必败,咱们这段时间的仗打的实在是太过于顺风顺水了,以致于大家的心里都已经认为白灵教就已经是不堪一击,而白灵教现在是处于哀兵状态,背水一战,他们必定会拿出一百二十分的力气来,这样一来,败的一定就会是我们!”

听了萧炎的番分析,皇甫南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好像是哦!那咱们该怎么办?”

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想到。”

相比于炎盟这热闹非凡的春节来说,白灵教简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冰窖,从教主到教众,没有一个人脸上有半点的喜悦之色,整个教中都是死气沉沉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教主不在了呢,殊不知,现在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到了比教主死了还严重的地步。

啪!

“欺人太甚!咱们跟他们拼啦!”

“你拿什么去拼呀?你能打得过他们吗?”

“咱们连他们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么去拼?再说咱们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儿就是他们干的啊!”

“这还用证明?除了他们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