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发现端倪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陀舍看了一眼离去的如意姑娘,小声说道:“你没有闻到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吗?”

“血腥味?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血腥味?”萧炎诧异的问道,然后放下酒杯,用鼻子使劲嗅了嗅。

“没有啊?我只闻到了酒的香气,还有一股很好闻的茉莉花香。”

陀舍听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发觉萧炎和皇甫南呆久了,越来越像皇甫南了,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很像。

萧炎虽然没有闻到陀舍所说的血腥味,但是却把陀舍的这句话放在了心上,从他刚才一进门,他就敏感的感觉到了如意姑娘今天有点不对劲,尽管她脸上的笑容还依旧和以前一样灿烂,但她今日的笑容却未达眼角,并不像平时那样发自肺腑的高兴,还有今日她的眼神有意无意的都在躲着他们,不敢与他们直视。

再联系到陀舍所说的血腥味,难道,这之前发生什么事了吗?

萧炎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台上摆放着插着茉莉花的精致花瓶,忽然面前浮现出了薰儿的脸,不由的就吟起了诗来。

“冰雪为容玉作胎,

柔情合傍琐窗开。

香从清梦回时觉,

花向美人头上开。”

“萧公子好文采!不知萧公子可是在思念你的心上人吗?”

这时,如意姑娘抱着一把琵琶走了进来,正好听见了萧炎所吟诵的诗。

萧炎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在萧炎回头的时候,突然眼睛瞥到了如意姑娘袖子旁边出来的手帕的一角,如意看见了萧炎的目光,连忙将手帕往里面塞了塞,脸上略有尴尬的说道。

“不知各位今日想听什么曲子啊?”

“你随便弹吧,什么都行。”

聂磊随口说道,除了皇甫南对这些东西还略懂之外,他们几个可以说完全就是乐盲,根本不懂得欣赏,所以让如意姑娘给他们弹,简直就和对牛弹琴一般。

如意也深知他们的性格,于是建议道:“那不如来一曲《阳春白雪》如何?”

“好,就这个!”聂磊点了点头。

于是如意姑娘在他们正对面坐下,素手一拨,一曲婉转动听的调子就出来了。

而萧炎却低着头,手中不停把玩着桌上的酒杯,心中想着他刚才看到的那个被如意塞进去的手帕,那张手帕虽然他只瞟了一眼,但是他却清楚的看到了,手帕上面带有的血迹,再加上当如意看到他注意到那手帕之时的慌张神情,更让他断定那手帕上面有什么猫腻。

血迹?这难道就是她今天一直神情恍惚的原因吗?可是萧炎观察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她身上有任何的伤痕,难道这血不是她的?那又会是谁的呢?谁又会在她的闺房中闹事呢?

砰~!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一脚从外面踹开了。

“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和我抢人?不知道如意姑娘是本少爷的人吗?不想活……”

这个一脚踹门进来的人正是被萧炎他们甩在身后的皇甫南,本来皇甫南今天就是一肚子的气,没想到他刚一进来,老鸨就告诉他如意姑娘房中有人,一听见这话,他的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整个江南,谁不知道如意是他皇甫南的人,没想到如今竟敢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今天不让他们见识见识他皇甫南的厉害,他今后就不用再混了!

可没想到当他一脚踹开门,看到门内的人之后,他话都没有说完就愣在了那里。

“怎么是你们?”

“为什么就不能是我们?我们知道你要来找如意姑娘,所以特地就在这里等你啊!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难不成还让如意姑娘去请你啊?”聂磊笑着对皇甫南说道。

皇甫南此时心中的气还没有消掉,于是对着他们三人“哼”了一声,自顾自的找了个座位坐下,边倒酒边说:“我在大街上找了你们半天,你们却提前来到这里享福,真是没义气!如意,我告诉你,以后他们再来就不要招待了,只招待我一个人就行了。”

听着皇甫南这置气般的话语,如意姑娘也是笑了笑,不予回答。

见皇甫南自顾自的喝着闷酒,如意只好再次拨动他手中的琵琶,希望可以用这欢快的曲子来疏解皇甫南心中的郁闷。

皇甫南听着这欢快的曲调,他心中的怨气也淡了大半,就是这样的人,气来的快,消的也快,所以每次他生气,萧炎他们都不把他生气当回事儿,因为无论有没有人理他,过一会儿他就都会好的,再加上他经常生气,大家就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也就没人会来哄他了。

一曲作罢,皇甫南心中的郁闷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从怀中掏出那枚蝴蝶簪子递到了如意的面前。

“喏,这是我今天给你买的礼物,怎么样?漂亮吧?”

如意姑娘接过那蝴蝶簪子看了看,赞赏的点了点头,“是的,很漂亮,你帮我带上吧!”

“好啊!”

皇甫南接过簪子,小心翼翼的插到了如意的发髻当中,然后还朝萧炎他们使一个得意的眼色,仿佛在说,你们看,如意就是喜欢吧?我说你们没眼光,你们还不信!

看见皇甫南那挑衅般的眼神,萧炎他们也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不得不说,虽然说这个簪子和如意并不是特别的相配,但美人就是美人,无论戴什么都美,不过萧炎依旧没有错过如意在接过簪子时,那一刻眼神中的落寞。

他们五人谈天说地,喝酒聊天,唱歌听曲,一聊就是一个晚上,以前只是觉得如意姑娘的琴弹的特别好,现在看来她不但琴弹的好,还是个学识渊博的才女呢,上至天文地理,下至琴棋书画,就没有她不懂的,他除了出身,不是很好之外,其余的各项都可以令萧炎他们刮目相看。

直至第二天清晨他们四人才从如意的房间中走了出来,每个人都是浑身的酒气,但没有一个人喝醉了,大家都知道,现在情况特殊,不允许自己太过于放纵。

在出了纸醉金迷的大门之时,萧炎回头看了看在窗边望着他们离去的如意姑娘,然后对着皇甫南说道。

“皇甫南,你为什么不把如意姑娘给接出来呢?”

听到这话,皇甫南仿佛想起了什么,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唉!这都是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