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结局前奏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一眨眼这个年就过完了,年过完之后他们又得步入了紧张的战斗阶段,经过这么多天的讨论,萧炎他们还是没有讨论出什么实质性的结果来,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假设,可最终却一个又一个的被否定了。

唯一一个稍微可能靠谱点儿的,就是他们可能想分散炎盟的兵力了,不过,不过以现在炎盟的状态,一边打一边接收新人,他们的人力是完全够的,一点都不用担心分配的问题,但除此之外的话,萧炎他们也就只能把责任推到了白灵教自己的身上了,可惜他们在白灵教内部无法安插眼线,否则他们就可以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既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是什么,那他们就只能将战斗的进度稍微减缓一点,稳扎稳打,不求速度,这样一来,可能战争持续的时间就会拉长,不过战争的危险系数同时也会降低很多,他们弄不明白灵教的用意,所以就只好以不变应万变了。

可没想到这一打就是三年,在这三年之中,尽管萧炎的他们已经将速度降到了最低,力求稳,可即使是这样,他们依旧视如破竹,连续攻下了白灵教的无数据点,誓有直打总坛的意思。

三年时间的磨练,也让萧炎的实力更加的精进,由七级中期顺利的升到了七级巅峰,与那八级只差一步之遥,而皇甫南则顺利的升到了八级,与陀舍实力并肩,他们四人当中最差的应该就是聂磊了,虽然聂磊之后也将那颗无量丹给服下了,但是他的实力却只升到了七级初期,也许是他的潜力没有那几位高,也许是他近几年,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管理炎盟之上,对修炼之事有了一丝的懈怠,所以他的实力并没有萧炎他们几个升的快。

在这三年的不断纷争当中,萧炎他们越打心里觉得越奇怪,他们这都快打到白灵教的家门口了,可白灵教依旧没有派人过来反击,这岂不是非常反常之事?

其实不是白灵教不想派人过来反击,而是他们已经无人可派了,这三年以来,他们不知道派出了多少的高手前去剿灭炎盟,可不知为什么他们所有派出的高手都无端死于路上,仅剩几个能和萧炎见的了面的,也都被萧炎给消灭掉了,要不是底下的人极力劝诫教主,他都要自己亲自上阵了。

如果说刚开始仅仅是对上面的一个试探,那么到了后面,他们就真的是为自己而反击了,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只要是萧炎能力之外的人就通通都死于了非命,到了现在,所有的人只要听说是去对付炎盟,对付萧炎,一个一个跑的比兔子都快,谁都不愿意去送死。

可是眼看炎盟都打到他们家门口了,他们又不能坐视不管,于是在几天后的一个夜晚,一封挑战书送到了萧炎的桌前。

萧盟主:

战斗打到现在已了然无趣,为化解你我两家的恩怨,避免更多人的伤亡,于三日后在幽冥山脉一决生死!望萧盟主准时到达!

白灵教教主

“谁的信?”

看见萧炎接过信之后那紧皱着的眉头,皇甫南不安的问道。

“白灵教教主!”说着萧炎将信递给了在底下坐着的皇甫南和聂磊等人。

他们几个人接过信看了一眼之后,神情也和萧炎一般的凝重。

“这信,你觉得是真的么?”聂磊开口问道。

萧炎点了点头,“应该是真的,别的人没有理由,也不敢去仿冒白灵教教主的信。”

“那这白灵教到底是什么意思?”陀舍也对此很是不解。

“还能有什么意思!”皇甫南一撇嘴满脸不屑的说道,“当然是想对咱们下黑手了!咱们现在要人有人,要兵器有兵器,要丹药有丹药,实力充足,人员充沛,肯定是白灵教不想就这么被灭门,所以才想出这个办法来,想对咱们几个暗地里杀黑手。

你们想啊,要是咱们几个一死,炎盟群龙无首,军心不稳,必定会大乱,到时候白灵教再趁虚而入,夺回他们原来的地盘儿,甚至说一举将炎盟灭掉,也是不无可能的,所以我说咱们坚决不能去!”

聂磊有点不是很赞成皇甫南的话,“虽说白灵教可能在暗地里给咱们下黑手,但既然他们给咱下了挑战书,咱们就不能不应,否则,将来传出去,江湖的人将会耻笑咱们炎盟,咱们炎盟将来又如何在江湖中立足?所以此番,无论有没有阴谋,咱都必须得去!”

“白灵教成立多年,高手如云,教主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就凭咱们几个,无非就是自投罗网罢了,现在既然他们不跟咱们正对面的硬碰硬,咱们又何必去和他们拼命呢?”皇甫南极力反驳道。

皇甫南的话倒是提醒了萧炎,没错,白灵教成立的历史比他们悠久得多,再加上童筝曾经跟他说的,白灵教的前身就是幽冥魔族,那个赫赫威名,让世人惧怕的幽冥魔族,虽然幽冥魔族已经没落,但白灵教的底蕴绝对不止现在这一点。

这也是让萧炎很诧异的地方,他记得在幽莫身边跟着一个黑袍老者,就是那个说话声音让人恐惧的那个人,他可是一个仙尊的存在啊,光凭他一个人就可以将整个炎盟都消灭掉,可为什么他们都快打到白灵教的门口了,这人还不出来呢?再说以他的能力完全没有必要到什么幽冥山脉上再去对他们动手,直接过来就能全部把他们给杀光,又为什么要这么大动干戈,先下挑战书,再将他们诱到那所谓的幽冥山脉呢?

聂磊、皇甫南、陀舍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在讨论着,皇甫南是极力反对去应战,而陀舍和聂磊则是认为应该去,他们三人谁都说服不了谁,最后无奈,只好将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萧炎的身上,希望萧炎替他们拿一个最终的主意。

看着都在等自己发言的三人,萧炎无奈的发话了。

“你们三人说的都很有理,但此战很有可能是咱们跟白灵教的最后一站,所以,无论怎么说咱们都得去!如果你们害怕咱们中埋伏,那就赶紧回去准备准备,以应对三日后的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