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幽冥山脉之战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待萧炎他们走远一些之后,皇甫南才担心的看着萧炎,“炎兄弟,你没什么事吧?”

萧炎神情一愣,刚想说他为什么要有事,然后突然反应过来皇甫南问的是什么,然后他一耸肩,“没事啊!我好的很!”

“你可是吓死我们了,那可是孟婆汤啊,你喝一碗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再喝一碗?”皇甫南心有余悸的问道。

萧炎无所谓的回答道:“没什么啊,挺好喝的,正好我有点饿了,就多喝了一碗。”

“挺好喝的???”

聂磊、陀舍和皇甫南三人异口同声诧异的问道,他们三个可几乎是捏着鼻子的喝下去的,那股难闻的气味差点没让他们吐出来,可萧炎居然说好喝?他是没有味觉的吗?

“对啊,挺香的,有一股肉的香气,像是鸡汤,可又不像是鸡汤,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反正是挺好喝的。”萧炎说着,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要不是时间紧,我还想再喝一碗。”

通~!

萧炎仿佛听到了齐刷刷的倒地声,可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过喝过汤的他们,好像感觉精神上的压力少了很多,走起路来也轻松了很多,很快,他们就到了幽冥山脉的中心。

幽冥山上,到处都是散落的白骨,黑色缭绕,阴风阵阵,让人感觉十分的恐怖,光看这些白骨,就知道当初那场战斗有多么的激烈,透过幽冥山上的这些,萧炎仿佛还能看到当初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站在山顶上,俯瞰山下,萧炎的心中突然有了一股冲动,一股蠢蠢欲动的冲动,这种感觉让他感觉浑身发热,仙气涌动。

“哈哈~!萧盟主果然是信守诺言之人!”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从天而降,慢慢的落到了萧炎他们的对面。

“他们怎么能飞上来?”皇甫南看着对面两人那临空的双脚,诧异的问道,不是说上山之路设有飞行禁制的吗?那他们这又是怎么回事?

皇甫南的话让对面的白灵教教主听到了,他“呵呵”一笑,“这个皇甫盟主就有所不知了吧,那禁制,只是针对你们人类所设的,对我们而言,是无效的,这也就是我选这里当主战场的缘由。”

其实他的话没有说完,除了这一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因为他们真的没有办法了。

本来他们并没有打算以这样的方式和萧炎他们来结束这场旷世已久的争斗,可就在他们准备倾巢出动剿灭炎盟的时候,一场巨大的变故让他们束手无策。

在他们准备发动大规模剿灭行动的前一天夜里,一个黑衣人闯进了他们的总坛,在一夜之间将他们教中所有的高手都打了个遍,导致他们非死即伤,并且这伤,还都不是什么小伤,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根本无法下床,即使有好的疗伤药,暂时他们也都无法再进行战斗。

就连白灵教教主本人,胸口处也挨了一掌,虽不至于太严重,但也很是影响战斗力,此事虽然大家都没说什么,可是人人都是心知肚明,这是上面在警告他们,可是事已至此,上面再警告也是没用,他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手建立起来的教派就这么毁于一旦!

于是,就有了这次的幽冥山脉之战,他们人员大部分受伤不能前来,只好白灵教教主以及一个实力不是很强的长老一同前往此地。

“你就是白灵教教主?”

萧炎看着眼前这个身穿黑袍的人问道,他和白灵教打了这么久的交道,这还是他第一次见他们教主的真身,不过,看着他的这张脸,萧炎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萧炎在打量白灵教教主的同时,白灵教教主也在打量着萧炎,不得不说,这个萧炎无论是从外貌上,还是从实力上看,一点都不输给幽莫,再加上那不同于年龄的老成,这样的人,无论到哪里,都会吸引女性的目光,也不怪童筝会爱上他。

“没错,就是我,我叫童家辉,按理说,你应该叫我一声伯父才对!”

这是白灵教成立以来,他第一次主动和别人说他的名字,平日里大家都称他为“教主”,久而久之,他的名字,就连他自己都快忘了。

“伯父?我可不敢攀您这个高枝,我们今日来,是为了你我两个教派之事,不是为了和你唠嗑的,说吧,你们想怎么打?”萧炎一点都没有理会白灵教教主的意思,只是在他说出“童家辉”三个字之时,让他想起来童筝,毕竟,“童”这个姓,并不是很常见。

听着萧炎这话语,白灵教教主不禁摇了摇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气血旺盛,和他们这些老人没办法比啊。

“好,既然要打,那咱们就公公平平的打,一对一,我这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你们也出两个人,单打独斗。”

“单打独斗?很好!就这么办,你们这边,谁先上啊?”萧炎笑着问道。

白灵教教主给身后之人使了一眼色,那人一跃而出。

“在下吴鹰,请赐教!”

这边,皇甫南自告奋勇,萧炎点了点头,叮嘱一声,“千万要小心!”

“我知道了。”皇甫南信心满满的走到了那吴鹰的面前,同样一拱手。

“皇甫南,请赐教!”

说完,皇甫南脚下一蹬,一个健步就冲到了那吴鹰的面前,顺手抽过腰间软剑就朝吴鹰身上横向划去。

皇甫南擅长用剑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吴鹰没有想到他一开始就用剑,并且还有点耍诈的成分在里面。

长虹贯日!

皇甫南一剑划下,那凌厉的剑气就朝着吴鹰的身上划来,吴鹰身子迅速向后倾斜,然后不断后退着,以此来躲避那飞驰而来的剑气。

退后大概十米之后,吴鹰忽然手掌向后一拍,脚一蹬地,身子侧着就直了起来,那剑气从他胸前擦身而过,只削下了他的一缕发丝。

身子直起之后的吴鹰,手掌一翻,一柄碧绿色的玉箫便出现在手中,他手持玉箫,朝着皇甫南心脏的位置就戳去!

虽说这玉箫并不是什么锋利之物,但练的好,用它来戳穿一个人的血肉之躯也是不再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