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孽畜!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然后他二人恢复了人形,一人一只手拽着萧炎,另一只手相互斗殴着,二人都没有再用武器,因为像这样的近战,他们的武器根本发挥不了任何的作用。

这二人都是皮糙肉厚的主,近战起来,你一拳我一拳的,也都起不到多大的伤害,顶多就是消耗一下对方的气力,其实像他们这样的近战,比的并不是什么技巧,仅仅是谁能坚持的更久,而打这样的持久战,对于白玉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对于虎崖来说,他的血脉力量相对比较弱小,仙气储量也就不比白玉,打持久战对他只有害处,没有益处。

他们两个打得是热火朝天,可是可怜了萧炎,处于昏迷状态的萧炎被他们两个当做一个沙包一样,一人拽头,一人拽脚,在他二人中间不断的被拉伸,压缩,还甩来甩去的,幸亏萧炎已经昏迷了,否则就算不昏迷,也会被他俩给搞得昏迷的。

二人持续大战了几百回合,可依旧分不出胜负,但是看着白玉,脸不红气不喘,仿佛再大战几百个回合也没有丝毫的问题,再看看虎崖自己已经有点捉襟见肘了,在这么下去,不出一百回合虎崖必败。

虎崖也心知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看了一眼那僵持在他二人中间的萧炎,一条毒计涌上心头。

只见虎崖找准机会,一把抓住了白玉的手,然后朝他那白皙又纤长的手背之上,一口就咬下去!

“老虎,你属狗的啊?怎么打不过就开始咬人了?”

白玉一把将自己的手从虎崖的口中抽出,这一抽回来不要紧,他一看才差点吓懵了,整个手背已经变得乌黑,手背上那一个漆黑的牙印很是明显,并且那黑气从手背之上逐渐的向上蔓延着。

“不好,有毒!”

这时白玉才意识到虎崖咬他一口的用意,他没有想到虎崖的口中竟然会有毒?再联想到萧炎的昏迷,他此时才彻底的明白了,原来萧炎也是中了虎崖的暗算。

他连忙在身上点了几处重要的穴道护住心脉,并且拿出匕首准备将手背上的毒血给放出去,可没想到此毒的发作之快远在他的意料之外。

“虎……崖……你……!!”

白玉的话都没有说完就直接晕死了过去,见白玉都晕了,白鲸一族的族人们可是慌了,立马有人去将白玉救了下来,然后抬回了族中,而剩下的人则继续跟虎鲸一族打斗着。

“你们竟然伤了族长,我们要为族长报仇!”

“对,为族长报仇!”

“报仇!”

白玉的受伤,不但没有让白鲸一族的人军心涣散,反而激发了他们内心的斗志,战斗力节节攀升,打得虎鲸一族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这一切,虎崖都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萧炎!

看着已经落到自己手中的萧炎,虎崖大笑三声,他倒看看,这次还有谁可以阻挡得了他当族长?这么多年了,虎鲸一族的族长,也是时候该换个人做了!

哈哈哈哈!

虎崖现在的心情,真的可以用高兴至极来形容,他觉得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的高兴过,他现在很庆幸那天他出来闲逛,要不然他怎么可能遇到这么好的事情呢?

虎崖看着面前已经昏迷不醒的萧炎,他真的是越看越开心,越看越兴奋,他已经等不及了要品尝这美味佳肴,他一口咬到了萧炎的脖子周围,就在他准备吸取着甜美血液的时候,从萧炎的身上散发出来了一股凌厉的金色光芒。

随着金色光芒的发出,还有一声熟悉声音的传来。

“孽畜!”

听到这个声音,虎崖身躯一震,那咬在萧炎脖子上的嘴也不由得松开了,他看着此时的萧炎,心中的恐惧之感油然而生。

这个声音,他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它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的一个魔障,他永远忘不了那天,那个他无比屈辱的一天。

那时的他,正值青春年少,风华正茂之时,他率兵攻打白鲸一族,那时的白鲸一族,还没有现在这么的强大,那时的他们很是懦弱,所以被他打的接近就要灭族了,那是白鲸一族的组长,还不是白玉,而是一个软弱无能的窝囊废,空有一身纯净的血脉,却不知道运用,就在他准备队白鲸一族赶尽杀绝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了。

是的,就是一个人类,一个身上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人类,他还清晰的记得他的模样,以及他肩膀上趴着的那个所谓小精灵一样的东西,就是这个人,他拯救了白鲸一族,同时也给了他一个终身难忘的回忆。

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这件事,始终是虎崖身上的一个耻辱,事后他托人去人类世界打听过,但是却没有打听到那人的名字以及相关的来源,好像那人就无故的从世上蒸发了一样,没想到时隔多年,他竟然又出现了!

还出现想了这么一个年轻的人类身上,如果不是他肩膀上扒着的那个一模一样的小东西,以及这熟悉的金色光芒,他绝对不敢相信,他就是当初的那个人。

现在他才想明白了,怪不得这个人类的身上流着这么纯净的血脉,原来他和那人有关,这么想他就大概知道白玉为什么拼了命也要保住他了。

“孽畜!当年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

听到这厉声地叱喝,虎崖都不敢大声的回话,尤其是当他提到当年的教训时,虎崖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当年的事,让他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只见平时趾高气昂,谁都不放在眼里的虎崖,朝着这个散发着金色光芒的萧炎一拱手,毕恭毕敬的说道。

“前辈,我知道错了!您不要生气,我这就走!”

看见虎崖如今这个样子,虎鲸一族的族人们的下巴都快跌掉了,他们当中有些人经历过那年的大战,有些人则没有经历过,不知道虎崖如此惧怕这人的原因。

不过看见这金色的光芒,白鲸一族的人倒是兴奋得很,并且都纷纷朝着散发着金色光芒的萧炎跪了下去,有些人虽然没有经历过当年的那场大战,但是听前辈们也说过有关这人的传说,如今见了他,大家才知道为什么族长拼了命的也要护他,哪怕是用十里的海域来换取这人的性命,族长都不愿意。

如今看来族长做得很对,他们白鲸一族是知恩图报的,不能因为自己的利益而忘记当初的恩惠,白玉这么做,让他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又再次高了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