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林中漫步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和薰儿漫步在这幽静的竹林之中,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竹叶照射进来,空气中弥漫着竹子的清香,还时不时的有几声鸟叫,这样的环境,让萧炎不由的想起了一首诗。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

只不过,现在没有古寺,更没有那钟磬音,但周围的环境却和诗中所描述的一样美丽,漫步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萧炎感觉他全身都不由的放松了,再加上身边站着薰儿,这让他更为的心安。

而站在他身边的薰儿却不是这么想的,她感觉萧炎只是把她当成了另外一个人,所以不说话,只是漫步,这种怪异的气氛让她感觉浑身不舒服,最后她实在憋不住了。

“喂!你到底要走多远啊?你要是不说话,我就回去了,过两天还有比赛呢!”

萧炎听了这话,这才猛地反应了过来,现在在他身边的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薰儿了,不能按照原来的相处模式来相处了,可他有满肚子的话,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犹豫再三,他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还记得我吗?”

“……”

薰儿听了这问题,一脸的无奈,憋了半天就憋出了这么一句话啊?

“记得,萧炎!现在是炎盟的盟主了!恭喜恭喜啊!”

萧炎感觉出了薰儿语气中的冷嘲热讽,心里对薰儿这种态度还是有点不是很适应,毕竟从小薰儿就一直粘着他,从没这么对过他,不过他也能理解,于是立马转移话题。

“对了,你能说说你的身世吗?”

身世?薰儿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一定是想试探她到底是不是他的那个她!

“你不用想了,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什么薰儿,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就被师父捡了回来,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从没下过山,不可能是你想的那个人!”薰儿说着说着,为什么感觉心里有一丝酸溜溜的呢?

“从小就在古帝城长大?这怎么可能?这是你自己的记忆啊?还是谁告诉你的?”

萧炎说到这,薰儿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过的表情,“其实我一点都不记得我小时候的事情,这些都是我师父告诉我的,我师父说我之前生了一场大病,整整昏睡了好几个月,当我病好了之后,之前的事情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一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在这里长大的,不过我知道的是,师父和师兄们对我都很好,所以我觉得他们是不会骗我的。”

果然如此!

萧炎此时心里已经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薰儿来到这里之后,无意中被古华他们给发现了,然后带回了古帝城,后来发现薰儿失忆了,就给她编造了一套这样的说法,然后就将薰儿骗着留在了古帝城,可是……

萧炎正想着,就听见薰儿继续说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见了你之后,我就总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并且每一次见你,我都会有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有时候很多模糊的场面从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我却看不清楚,有时候我特别的想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可头痛的让我实在受不了。

我知道,我的长相可能和你心中所爱的那个人很像,甚至是一模一样,但是我的确不是她,尽管我觉得你总是给我一种很特别的安全感,但这和爱情无关,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可是,你真的是我的薰儿,我没有骗你,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失忆的,但我很确信你就是薰儿!”

“你有什么证据?”

“你的体内的金色火焰!”

“金色火焰?”薰儿诧异的问道,然后一抬手,火焰便出现在了她的掌心,“你说的是这个?”

萧炎点了点头,“没错,这是一种异火,名为金帝焚天炎,威力无穷,从小它就已经认你为主,服从你的命令,这种火焰是属于咱们斗气大陆所独有的,独一无二,没人可以仿冒!”

“金帝焚天炎?这名字我从没听说过,但这火焰的确很是特殊,就连我师父都说不出来它的来历,可谁知道你这是不是瞎编的呢?”薰儿依旧怀疑的问道,虽然她嘴上这么问,但是她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点的相信了。

听了薰儿的话语,萧炎心中有点着急了,一时他真的想不起来薰儿身上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心急如焚,说话间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真不是瞎编的,你就是薰儿,我的薰儿!你和我一样来自斗气大陆,咱们从小一快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你不要再说了!没有实际的证据我是不会相信你的,再说我已经和我的大师兄有了婚约……”

“婚约?”萧炎听后想起了之前在比赛场上所听到的消息,然后皱眉问道,“这婚约……是你自愿的吗?”

薰儿抬头不解的看向萧炎,“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不愿意,还有谁可以逼迫的了我不成?”

萧炎一听这话,心里更着急了,语气略微有点重的说道。

“你不能嫁给他!”

薰儿一听这话,眉头一皱,心中的怒火也油然而生,“你凭什么不让我嫁给师兄?我要嫁给谁关你什么事?别以为我现在跟你说话就是我对你有好感,我要嫁给谁,不嫁给谁,那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你是我的谁?凭什么管我?”

“哼!”

薰儿冷哼一声,一甩衣袖,直接扭头就走了,萧炎一个人站在原地,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这……我……,我是不是语气有点重了?”

“你才知道啊!”这时月夜从盒子里面飞了出来,对着她这个不争气的主人就是一顿批。

“你说说你啊!人家这么一个女神级别的人,多少人想见她一面都难上加难,人家肯和你一块散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你竟然还把人家给气跑了!你说说你!干什么能行?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你要记住,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她失忆了,所以你不能用原来的语气和她去说话,懂?”

萧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