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由我来守护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古华和他说了很多,每一句都直戳他的心窝,可每一句又都是的的确确的实话,萧炎不知道是怎么从古华的房间里面出来的,一路上魂不守舍,脚步虚浮,每走一步都好像走在棉花上一样,他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的走在那长长的走廊上,古华的话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之中,久久不能散去。

他来到了薰儿的房门口,轻轻的推开门,走到了薰儿了床前,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薰儿,萧炎的心,犹如针扎一般的痛。

他坐在床边,紧紧握着薰儿的手,看着这样的薰儿,让他想起了他们的以前,想起了以前薰儿为他做的一切,薰儿的每次受伤都是因为他,而他,又是总是得薰儿来守护,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古华说的没错,现在的他,的确配不上薰儿,可谁能保证以后他也配不上呢?

在斗气大陆他可以创造奇迹,在仙界,他也同样可以!

薰儿,今后,就让你的萧炎哥哥来守护你吧!

在昏睡中的薰儿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到她来自一个蔚蓝色的星球,然后又莫名的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之后不知道怎么,又换了一个地方,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小男孩,每天夜里都来对她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之后,她喜欢上了这个小男孩,可喜欢他的实在太多太多了,然后画面一转,她已经长大,“不管你们反对还是支持,我就是喜欢他,而且,你们改变不了!”

这个梦很长,很长,梦中有一个男子,但她看不清楚他的脸,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她努力想看清楚他的脸,可无论怎么追,都看不见,她很想醒过来,可怎么都醒不过来,她仿佛被卷进了一个漩涡之中,越陷越深。

“灵儿!”

“灵儿!快醒醒!快醒醒!”

感到一阵巨痛的薰儿,终于从那梦境中醒来,她醒来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古华那充满着急的脸,她慢慢的从床上做了起来,揉了揉那发痛的脑袋,没等她自己说话,就看古华摸了摸她的头,柔声细语的说道。

“又做噩梦了?”

薰儿点了点头,“我最近做的梦特别多,每一个梦中都有一个很模糊的身影,好像这个人对我很是重要,但我就是看不清他的脸。”

“看不清就不要看了,只是一个梦而已,这次你的表现特别好,尽管你已经和子海有了婚约,可武英殿那小疯子的师父依旧来向城主提亲了。”

“提亲?”薰儿立马摇头,“师父,我不嫁!”

古华和蔼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为师替你回绝了,并且说你的婚姻,让你自己做主,就连和子海的婚约也给你取消了。”

听了这话,薰儿脸上立马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一把搂过古华说道:“师父,谢谢你!”

古华也单手回搂着薰儿,看着薰儿这副高兴是样子,他这个做师父的,真是不忍心告诉她真相。

其实是因为这次的友谊赛,城主看到了她的宝贵价值,认为可以利用她的婚姻来实现一些价值,所以才不顾古子海的反对,将她与古子海的婚约解除了,其实她的最终的婚姻,她自己依旧不能做主,但见她现在这么开心,他还是有点于心不忍,算了,就让她先高兴一阵子吧!

相比与这边的气氛来说,萧炎这里的氛围就有点诡异了。

在听雪阁的会客大厅里,出现了几位“不速之客”。

白玉坐在主人位,白无双站在他的身旁,二人眼睛死死的盯着坐在下面的那人,而在下面坐着的,正是那所谓的萧哥,以及皇甫南和陀舍三人,陀舍和萧哥仿佛都看不到对面那赤裸裸的眼神,依旧淡然的品着桌上的茶,只有皇甫南看着这尴尬的气氛干着急。

皇甫南不了解其中内情,所以只能对这充满敌意的眼光装作视而不见,可白玉和白无双心里却好似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们白鲸一族和他们姓萧的史上不知道争斗了多少年了,双方都是死伤无数,如果说虎鲸一族是他们在海底的死对头,那么这姓萧的,就是他们在地面上的死对头,这也是他们如此痛恨人类的原因之一,所以当初把萧炎视为他们全族恩人的时候,族中很多人都说反对的。

他们两家可以说也就是近几年关系稍微缓和了一点,但也仅仅是缓和了一点,如今他们的大仇人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还这么云淡风轻的喝着茶,不得不让白玉怀疑他们居心不良,所以白玉的眼睛一刻都不敢离开他的身上,生怕他有什么小动作。

这样的氛围,萧哥和陀舍可以受的了,皇甫南可受不了了,皇甫南搓了搓那已经快搓红的双手,身子前倾,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炎兄弟啥时候能出来啊?”

白玉神情一愣,然后说道:“萧炎正在修炼,估计得等一会儿出来,你请稍安勿躁,不知,你找萧炎,有何事啊?”

其实白玉这话,完全就是敷衍之词,他们根本就没有去通知萧炎,因为他们不确定面前这人,到底和萧炎是什么关系,虽然在比赛场上,他看见这说话之人和萧炎的关系似乎不错,但另外二人,他还不敢确定,虽然都姓萧,但那也不一定就是一家人。

白玉这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欢快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皇甫南?陀舍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听到这个欢快而又熟悉的声音,皇甫南立马扭头,只见萧炎从门外款款而来,看见萧炎,皇甫南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把就紧紧搂住了萧炎。

“炎兄弟!你想死我了!”

“我也想死你了!”

萧炎也紧紧回抱着皇甫南,用自己的双臂的力量来表达着他目前心情的愉悦以及这么久以来对他的担心。

二人抱了会儿便松开了,萧炎转过去抱了抱陀舍,陀舍依旧还是那么的沉默寡言,但他眼底里的激动还是出卖了他的情绪。

“陀舍大哥!”

“嗯!”

陀舍狠狠的点了点头,同样用力的回抱着萧炎,不知何时,萧炎已经在他这颗冰凉的心中占据了一席重要的位置,别人再无法去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