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真正的师父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轰隆~!

这声巨大的雷声把大家都给吓了一跳,大家纷纷出门查看,一打开房门,就发现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不知何时变的乌云密布,狂风大作,这风吹得萧炎都有点睁不开眼。

“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成这样了?”皇甫南冒着狂风来到了萧炎的房门口,身后还跟着同样被惊动了的陀舍。

萧炎一手拉着被风吹得来回摇摆的房门,一手抬起放于眼前,阻挡着狂风的吹袭。

“不知道,进屋再说吧!”

“好!”

皇甫南应答一声,就和陀舍一块进了萧炎的房间,进到房间之内,关上门,大家这才感觉风沙小了一些。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刮这么大的风呢?难道要下雨了吗?”皇甫南一边揉着眼睛里进去的沙子,一边问道。

萧炎抬头看了一眼黑沉沉的窗外,摇了摇头,“不像,不像是要下雨。”

“不是下雨,这是要成丹了!”这时一直沉默寡言的陀舍说话了。

“成丹?也没听说过成丹时有狂风大作的啊?”皇甫南扭头看向萧炎,他自己虽然不懂炼丹,但身边跟了一个炼丹大师呢,他怕啥?

听到陀舍这么说,萧炎这才想起,的确,传闻中的那丁级丹药成形时的现象其中有一条就是狂风大作,难道这是谁在炼制丁级丹药吗?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透过窗户,萧炎等人就看见一条明亮的巨龙从天而降,径直落到了院中的一片空地之上,那巨龙好像会钻地一般,一下子就钻进了土地之中,随后不见了踪影。

狂风还在继续,暴雨已经来临,这次的萧炎可没有还在屋里呆着了,打开门,一下子就冲动了那磅礴大雨之中,张开大嘴,尽可能多的来接着落下是雨水,见萧炎都已经如此,皇甫南和陀舍自然也很自觉的加入了这淋雨的阵营之中,这么大的丹雨,他们目前还是第一次看见,当然得好好珍惜了,要不是这丹雨不能回收利用,他们真想直接拿个大箱子将他们都给装起来。

大雨持续了一段时间终于落幕,萧炎三人也都被淋得湿漉漉的,但他们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感觉丹田之中有一股热气在网上涌,涌的他们浑身发热,于是三人对视一眼,直接就地坐下,也不顾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就这么开始调息那刚被他们喝进肚的的丹雨。

当他们师父从密室中出来之时,就看到了这一幕,三个人浑身湿漉漉的,背对背围成一个圈的坐在地上修炼着,这时,萧弼走了出来,顺着他师父的眼神看去,然后和他解释道。

“他们三个是小师叔送来的,说是想和你拜师学艺的。”

“萧晓?他送三个人来是什么意思?让我给他调教调教?”

“哦,对了,”说着,萧弼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了他师父,“这是小师叔前两天送来的,说是等你出关后让你看的。”

那人接过信打开看了看,然后手掌一握,一缕火焰就快速将这张纸给吞噬其中,最后化为一缕灰烬随风飘散,看过信之后,他又看了看那坐于地上的萧炎三人,嘴角微微一笑。

“等他们醒来,带他们来见我!”

“是!”

不知过了多久,萧炎第一个醒了过来,醒来之后,发现天都已经黑了,再看看旁边依旧没有醒来的皇甫南和陀舍,萧炎很自觉的给他们开始护法。

又过了一段时间,皇甫南和陀舍也悠悠的醒了过来,他们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场丹雨喝的太爽了,让他们的实力又分别都有了一丝的精进。

这时,萧弼走了过来,“你们跟我来吧,师父要见你们。”

跟着萧弼来到了一间屋子里面,这间屋子处于地下,看其方位,应该正是萧炎之间看见那巨龙入土的地方。

一进屋子,萧炎就看见一个面容有些苍老,手拿拂尘,一副道士模样的老者坐于其上,在其旁边还放着一个大大的药鼎,这药鼎,萧炎一眼就认出了这鼎,正是那十大神鼎之一的“凤凰摆尾”,这尊药鼎以大著称,很少又人炼丹愿意用它,尽管它也是一尊神鼎,但由于它体积较其他鼎来说实在太过于庞大,操作起来不是很方便,有点画蛇添足的意思,而这人看样子对这鼎很是熟悉,由此可见这人炼丹造诣之深,再加上之前那场丹雨,萧炎便知道,面前之人,很可能是一个炼丹宗师的存在。

那老者见萧炎一进来就盯着他的药鼎看,于是就问:“你也是丹道士?那你认识这药鼎吗?”

萧炎看的入迷,直接点了点头,“认识,十大神鼎之一的凤凰摆尾,鼎高三丈又三寸,净重九百五十九斤,其上有九个入火口,被人们誉为最不适合炼丹的神鼎。”

那老者一听,眉毛一挑,“哦?还算有点见识啊?以后你就留下了给我炼丹当助手吧!”

“好!”萧炎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能给一个可能是宗师级别的人物当助手,对他自己也是一个提升。

那老者笑着看了看皇甫南和陀舍,“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萧莱,是你们来这里拜师学艺的对象,但你们能不能当我的徒弟还不一定,我会给你们每一个人布置一个任务,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的,就是我徒弟,如果你完成不了,那很遗憾,我不管你的背景是谁,就算你们把族长搬出来,我也不会管的,我收徒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才!没才的,我通通都不收!”

然后他看了一眼皇甫南,他一眼就看出了皇甫南的武功路数,然后随手扔出了一本剑谱,“这个给你,三个月之内练会。”

他又看了一眼陀舍,可是却怎么也看不透陀舍这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甚至他连陀舍的经脉都看不清楚,这让他很是诧异,但并不影响他对陀舍的考验。

“你也是一个丹道士对吧?很好,等会留下来,和他一起经受考验。”老者指着一旁的萧炎说道。

萧炎和陀舍都点了点头,他们想,他们会很期待接下来的考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