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皇甫南打听出来的秘密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又再次发挥了他和皇甫南在一起这么久所学到的唯一本领,一口气说了几十样的东西,语速之快,让姜易都有点跟不上了。

“呃……暂时就这些吧,对了,还有我刚才定了的一株紫罗兰,也把它算在其中,这可以吧?”

姜易伸手擦了擦脑门上逐渐渗出的几滴汗水,然后点了点头,“可以,可以!”

“那你们几天可以准备好?”

姜易大概思考了片刻,“三天吧,因为你这东西数量有点大,并且其中有些东西还比较的稀有,所以时间可能比较长。”

“三天,没问题,三天后我再来,到时咱们一手交灵石,一手交物品。”

“好!”

姜易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将萧炎送出了门,然后转身回屋从笼子中抓出了一只白鸽,对着白鸽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将白鸽给放了出去,这边白鸽刚走,那边掌柜的小心翼翼的走到姜易的跟前小声问道。

“大人,需要派人跟踪吗?”

姜易从窗口看着萧炎一瘸一拐离去的背影对那掌柜的说道:“跟踪?你们之前不是已经跟丢了吗?”

掌柜的尴尬的点了点头。

“那还跟踪干嘛?”

“可是,今天他的腿……”

姜易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真亦假时假亦真,假做真时真亦假,这才是他的高明之处啊,此人,不简单!”

其实姜易这次真的是把萧炎给想复杂了,萧炎是真的脚疼,这次如果他真要派人去跟踪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发现萧炎的真实身份。

萧炎在瘸着腿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发现没有人跟踪,于是一个闪身便走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当中,又变幻了一个面孔,然后振翅一挥,便消失在了这无量城中。

另一边,为了演戏的真实的效果,陀舍并没有告诉皇甫南真相,并不是说他不信任皇甫南,而是皇甫南这人的性格比较冲动,一旦告诉了他,皇甫南的表现就不会有这么的真实了。

皇甫南不知道在这个狭小的房间中转了多少圈,转的他自己都快晕了,可里屋的房间依旧是紧紧关闭着。

“陀舍,你不是说炎兄弟的伤没什么大碍吗?为什么现在他还不出来?不是说他伤到腿了吗?一个腿的疗伤怎么这么久啊?”

皇甫南焦急的看着陀舍问道,他可是在听说了萧炎受伤的消息之后,扔下了一大帮的酒友就跑了过来,他本来以为应该没什么事,很快就好的,他还跟那帮酒友说让他们等着他呢,可没想到萧炎这一个疗伤就是大半天,眼看这正午都已经过去了,萧炎却还是没有动静,这样他如何安心去喝酒?

相比于皇甫南的焦急,陀舍就显得淡定很多,他悠哉的坐在凳子上,细细的品着茶,一副无关风月的悠闲样子,但他这副样子并没有引起大家的疑心,一是他本身性格就比较的冷淡,二是他知道事情的真相,自然就没有皇甫南那么的急,每次看见心急如焚的皇甫南,陀舍就想告诉他事情真相,可一转眼看见门外盯梢的人,他只好把这个想法给压了下去。

“回禀大人,应该是真的,那个皇甫南急得在房间里一直打转,一刻都没停过!”

“另外那个陀舍呢?”

“他倒是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应,不过他性子一直就很冷淡,这并不稀奇。”

“难道这萧炎是真的受伤了?”

……

另一边,萧炎施展自己轻快的身法骗过了门外之人,然后一个闪身从窗外跃了进来,轻轻的落到了房中的地上。

吱~!

萧炎的房门终于在皇甫南的千呼万唤下终于打开了,只见萧炎推着轮椅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皇甫南见此立马就冲了过去,“炎兄弟,你怎么样了?腿还好吗?”

萧炎见皇甫南如此焦急,眼中闪过一抹的惊讶,随即在心里暗叹皇甫南这演技果然不是盖的啊。

“我没事,身上伤已经大好了,只是腿上的伤还需几天才能痊愈,不用担心,并无大碍。”

见萧炎气色不错,皇甫南这才放心,他往门口看了一眼,走到门口,探出头看了看周围,然后将大门给紧紧关住了,又设置了几层隔离罩。

看见皇甫南如此谨慎,萧炎不禁笑了,“皇甫南,你演技不错嘛!”

皇甫南一愣,“啊?什么演技?”

听到皇甫南这么说,萧炎也是一愣,扭头看向陀舍,只见陀舍不停的在一旁给他摇头,他立马会意。

“哦,没事,没事,你这么神秘干什么?”

皇甫南轻声说道:“隔墙有耳啊!我今天知道了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很可能就关系到,整桩灵石案的幕后黑手!”

“什么秘密?”

“在酒醉之际,他们曾经跟我说过,说是所有的火灵石制造完毕之后,首先都会让那个看管的人进行数目的清点,随后才能会去禀告他们的族长,他二人再一通仔细清点一遍,这之后才会入库!”皇甫南小声对着萧炎他们说道,即使设置了隔离罩,他也不敢像往常一样那么的大声,毕竟这隔离罩也不是绝对的安全。

“你的意思是说在入库之前,那个看管的人就已经将灵石偷盗了吗?”萧炎这话刚说完,陀舍的插口了。

“不对,如果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么入库的数量应该跟最后总部过来拉走的数量是一致的,可他们说的是,入库账本上的数量和最后拉走的数量不一致,所以灵石的偷盗肯定是在入库之后。”

听了他二人的分析,皇甫南气的一跺脚,

“你们听我说完嘛!”

“嗯,你继续!”萧炎一伸手,示意皇甫南声音低点,让他继续说吧。

“并且,我还听说了一个小道消息,说是他们族长的大老婆和这个负责看管的人曾经有过一腿!听说还捉奸在床过呢!”说到这里,皇甫南不禁捂嘴轻笑,“嘻嘻,他们都说是族长那个大老婆耐不住寂寞去勾引的那看管之人,因为他大老婆长的实在不怎么样!”

萧炎不禁扭头和陀舍对视一眼,不解的对皇甫南问道:“这和灵石丢失案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