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鱼死,网未破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不要!”

萧炎一扭头,就看见族长手中拿着一个玉瓶,抬头一饮而尽,他一个起身跃起将那玉瓶从族长手中夺下,放在鼻下闻了闻,然后看着嘴角流出鲜血,慢慢倒地的族长,摇了摇头。

“你这是何苦呢?”

“萧炎,一切事情都是我二人做的,希望你不要为难我的族人。”

萧炎点了点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他咧着嘴,笑了笑,口中的鲜血不断地向外流着,“你不会明白的,你永远不会明白的!”

说完这句话,他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周围的族人见到这一幕立马都围了上去。

“族长!族长!”

唉!

萧炎看着倒在地上的二人,不禁的摇了摇头,这个族长,平心而论,除去偷盗灵石这个大罪之外,他的确是一个护族人的好族长,真是可惜了。

这个结局谁都没有料到,一天之内,两条人命,随着这两条人命的流逝,灵石丢失之案也就此宣告结束,虽然主犯和从犯双双伏法,但那些丢失的数量巨大的火灵石,却始终没有找回来,可他二人已经死了,这灵石的下落也再无人知晓。

萧炎也没有想到这族长的性格竟然会如此的刚烈,宁愿死也也不跟他们回去,不过偷盗灵石本就是大罪,如果他们被带回了总部,下场只会比这更惨,如今这样算是便宜了他们。

但从最后族长的举动来看,他似乎是有意在阻止那看管之人说出火灵石的下落,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明明只是偷盗火灵石,然后将火灵石卖出去就罢了,为什么他宁愿死,都不愿意说出这灵石的买家呢?

这灵石一案,看似已经结束,但在萧炎的心中,却仅仅是刚刚开始,他总感觉在这灵石一案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巨大秘密,只是这个秘密,他现在还不得而知罢了。

既然这灵石一案已经以二人的死而告一段落,萧炎三人也无法在有理由停留在这里了,于是第二天,他们三人就向族中的众人告辞,然后离开了这里,族中的众人对于萧炎三人,可以算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他们解除了族中的危机,恨,是因为他们间接逼死了他们十分敬重的族长,所以面对萧炎三人的离去,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挽留。

萧炎三人徒步走出了无量山,刚出无量山,皇甫南就扭头对着身后的山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都是些什么人呐?我们费心费力的帮他们解除了危机,如今咱们要走,竟然连一个送行的人都没有,真是没有良心!这鬼地方,我再也不来了!以后求着我来,我都不来!”

听着,皇甫南满心怨气的吐槽,萧炎笑了笑,“行了,我们把人家的族长给逼死了,他们没有恨我们就不错了,你还想让他们送行?小心他们直接送你上西天!”

“他们敢!”

皇甫南气愤的说道,不过她也就是唠叨两句罢了,人家的心情,他还是可以理解的,“炎兄弟,如今我们就这样回去交差呀?”

萧炎摇摇头,“当然不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当天,他们三人改头换面,来到了热闹非凡的无量城。

这还是皇甫南和陀舍第一次来到无量城呢,上次骗他们说,皇甫南来无量城买离愁的时候,其实皇甫南压根就没有来,因为锁清秋的解药,皇甫南那里早有备份,要不他们怎么敢贸然启用如此歹毒的锁清秋呢?再说,萧炎本就是百毒不侵的体质,就算没有解药,那锁清秋也奈何不了他。

他们三人一进城,皇甫南就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到处乱窜。

“这个好,这个好!”

“这个也不错!”

“诶?这个好漂亮啊!”

看着皇甫南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萧炎真的不忍心打击他,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这无量城的东西,确实有他自己的独到之处,当然,价格也很独到。

他扭头对一旁满脸冷漠,目不斜视的陀舍说道:“陀舍大哥,你不去选两样吗?”

陀舍冷冷的说道:“不感兴趣!”

对于陀舍的冷淡性子,萧炎也深感无语,要不是他知道陀舍的真身,否则他真的要怀疑陀舍是不是也中了锁清秋,才导致他性子如此的冷淡,他和皇甫南人真的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似冰,一个似火,不过每次看到陀舍这副冷冰冰的样子,萧炎就像想逗逗他。

“陀舍大哥,你信不信,我数五个数,必定能够听到皇甫南的尖叫声?”

萧炎不等陀舍回话,就径自在那里数了起来,因为他怕他得到他不想听到的答案。

“一!”

“二!”

“三!”

“四!”

“啊~!”

这边萧炎才数到四,那边就已经传来了皇甫南,那惊天动地的叫喊声。

“你敲诈呀!你别以为我没买过东西?就这么小的一个摆件,你跟我要一两黄金?你怎么不再多要点?”

听到皇甫南这震耳欲聋的理论声,萧炎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对着陀舍说道:“走吧,我们也去看看热闹。”

萧炎和陀舍这边刚到,然后就被皇甫南给拉了过去,“你俩来的正好,你们给我评评理,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摆件,他竟然跟我要一两黄金?你们说他是不是奸商?他竟然还跟我说这里的物价都是这么贵?炎兄弟,你来过这里,你给我评评理!”

萧炎略有尴尬的挠了挠头,把皇甫南拉到了一边小声说道,“你别闹了,这里的东西确实很贵!”

皇甫南一听,眼睛都瞪大了,不可置信地看着萧炎,“真的?”

萧炎默默的点了点头,萧炎这一点头,皇甫南可是尴尬了,直接扔下了一两黄金,拿着那个摆件,就拽着萧炎和陀舍快速的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呀?害我丢了这么大的人?”出了人群,皇甫南就向萧炎抱怨道。

萧炎很无奈,“你也得让我有说话的机会啊,你一进城就开始转,我哪有机会跟你说?”

皇甫南听了只是低下了头,手里不停的把玩着这个,他用一两黄金买回来的小摆件,自从吃了这个哑巴亏,他一路上都变的很沉闷,一言不发,嘴撅得老高,直到他看到萧炎扔下了一两赤金带他们来到包间吃饭,他的神情才变得好了一些。

“一两赤金?就吃一顿饭?这个地方是靠打劫为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