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第一更!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看着这个气质绝佳,与周围极不相称的绝色美女,薰儿不禁顿时紧张了起来,在心里不禁默问,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感觉到了薰儿浑身散发出来的警惕之意,皇甫南不禁走上前去,笑着指着这个突然走进来的白衣女子对薰儿说道。

“来,薰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新认的小姐姐,她是这里的主人,也是这些天一直照顾咱们衣食住行的恩人,你身上的衣服都还是她给你换的呢,就连这衣服都是她的呢!她可是一个大大的好人!”

听到皇甫南的介绍,薰儿这才反应了过来,怪不得她感觉自己身上这身衣服这么的不合身呢,原来是她的啊,薰儿慢慢的站起身来,见薰儿起身,皇甫南立刻有眼色的跑了过去将她扶起,然后只见薰儿一步步慢慢的走到了这个林小姐的面前。

薰儿站在这白衣女子的面前,打量着这白衣女子的同时,这白衣女子也隔着那薄薄的白纱在看着薰儿,她二人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谁都不动,也谁都没有说话。

皇甫南看着这两个人,同样身着纯白色衣裙,同样都是气质绝佳的女神级人物,也同样都是那样的冰冷,那样的孤傲,可就这么两个人,明明就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皇甫南却好像闻到了这两人之间散发出来的一阵浓浓火药味呢?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同性相斥”?

片刻之后,薰儿率先眨了眨眼睛,微微对这白衣女子鞠了一个躬,然后将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谢谢你对我们的收留,这些日子打扰了。”

那白衣女子眼睛从薰儿身上错开,完全没有理会薰儿那伸在半空中的手掌,直接说了两个字扭头就朝门外走去。

“做饭!”

看着这个毫不给薰儿面子而转身离去的白衣女子,皇甫南尴尬的说不出话来,薰儿冷笑一声,将自己的手收回,然后对愣在一旁的皇甫南说道。

“扶我回去吧!”

皇甫南这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扶着薰儿就往她的房间走去,在路上,皇甫南这才开口跟薰儿解释刚才的误会。

“那个……薰儿啊,你可不要介意啊,林小姐她人很好的,只是性子有些高冷,不爱说话,并且还有一点轻微的洁癖,她不是故意不理你的,你不往心里去啊?”

薰儿嘴角一勾,侧头看向皇甫南,“我像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皇甫南刚想点头,就听见薰儿继续说道,“行了,我没放在心上,你不用替她解释。”

虽然薰儿嘴上这么说,但她从刚才那白衣女子的举动中更加的确定了她的想法,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她不想让皇甫南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于是岔开了话题,“对了,这是哪里?我们是怎么到这里的?”

提起这个,皇甫南那久违的话匣子就又被打开了,依旧还是那句惯用的开场白。

“我跟你说啊,那天……”

那天,薰儿以一己之力击退两大高手之后,便因体力不支而倒在了沙漠之中,这场战斗最终以萧炎和薰儿重伤,以及三大高手逃逸而落下了帷幕。

看见薰儿倒在沙漠之中,皇甫南对陀舍嘱咐了一声之后,立马前去将薰儿扶了起来,此时他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直接就握上薰儿的玉手。

“还好,只是虚脱而已!”

皇甫南松开了薰儿的手,同时心里也送了一口气,他看见薰儿手腕之上带着的金色镯子,不禁好奇将衣袖往上拉了拉,看了看这个最后将那两个上仙击退的镯子,也没发现什么神奇之处啊?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镯子而已,他摇了摇头,暗叹薰儿的身上的宝贝就是多,然后他从腰带中翻出了一枚丹药给薰儿扶了下去,又点了她几处穴位,直接将其打横抱起,抱到了陀舍的身边。

“现在怎么办?”

陀舍一把将萧炎拽起,背到了自己的背上,“找一个地方先住下再说,萧炎的伤需要静养。”

皇甫南点了点头,于是他二人就这么一个抱,一个背,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在这浩瀚的沙漠之中,夕阳西下,将他二人的影子拖的老长,在那长长影子的衬托之下,显得他二人的背影是有多么的落寞。

在走了整整一天一夜之后,他们终于在这个广袤无垠的沙漠中间,发现了一户人家。

“请问,这里有人吗?”

皇甫南站在那篱笆外面对着里面喊道,他话刚刚说完,就只看见一个身着白衣,头戴白色斗篷的女子从房中缓步走了出来,看见这个女子,皇甫南的眼睛都快看直了,他没想到在这么一个破旧的地方,竟然还住着一位如此出尘绝艳的女子。

“你走吧,我这里不留外人!”

那白衣女子出来看了一眼背着人的皇甫南和陀舍,冷冷的说道,那语气,就好像是从冰窖中刚刚出来一般,让皇甫南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见这白衣女子转身就要回到房中,皇甫南赶紧将其叫住,“诶诶!那个……”

皇甫南刚说出口,就被这个称呼给难住了,叫“美女”吧,显得过于轻浮,叫“小姐”吧,听起来不怎么好听,总不能叫“女施主”吧?

最后,经过皇甫南大脑的快速筛选,在这白衣女子进入房间之前,皇甫南叫出了这个称呼。

“小姐姐!”

听到这个称呼,那白衣女子的脚步一顿,她扭过头来诧异的问道,“你叫我什么?”

皇甫南见有戏,立马回答道:“小姐姐!”

然后又摆出了一副极为可怜的表情继续说着,“小姐姐,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我朋友在沙漠里受了伤,我们兄弟二人一路将他们给背了过来,这已经走了好多天了,身体实在疲惫,只想找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休息一下,顺便给他们疗下伤而已,绝不打扰你!你要是嫌我们烦,我们过完今夜就离开!小姐姐,你就可怜可怜我们,让我们在这里住一夜吧~!好不好吗?小姐姐?”

看着皇甫南这使劲浑身解数来卖萌的模样,陀舍都差点没笑出来,那白衣女子不知是听了皇甫南话有所动容啊,还是被皇甫南这副“可爱”的模样给吸引到了,竟然朝着他二人走了过来。

走到了皇甫南和陀舍的面前,她伸手将他二人背上之人的头给抬了起来,当她看到陀舍背上的萧炎之时,手不自主的抖了一下,虽然很快就过去了,但这一个细小的细节,还是让皇甫南给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