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第三更!!!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驱毒的过程无比漫长,他们三人都高度集中精神,他们的手下可是关乎着萧炎的性命,一个不小心,他们朋友的命就可能断送在他们的手中。

在经过了整整三天三夜的“熬煮”,连水都不知道填了多少次了,整个房间中烟雾缭绕,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三人手下的动作,无数的金针扎在萧炎的头颅和后颈之上,再配合着陀舍那珍贵灵药的浸泡,很快,萧炎那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渐渐的显出了一抹的红晕,不知是这解毒之法起了效果啊,还是这底下的水太热给熏的,反正无论是萧炎还的一旁帮他解毒的皇甫南三人,每个人脸上都是红扑扑的,相比与其他众人,萧炎的脸算是其中最不红的那个了。

木桶中的水还在“咕嘟咕嘟”的冒着水泡,但桶中的水已经变的漆黑无比,可见萧炎体内的毒素被排出来了不少。

薰儿飞升到空中,然后一掌拍向那木桶的边缘,在桶内端坐的萧炎就直接被一掌给震的飞身起来,赤身裸体的萧炎就这样出现在了薰儿的面前,看到这一幕的薰儿虽然感觉到尴尬,但人命关天,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直接一只手掂着萧炎就放到了那木床之上。

“陀舍!”

随着薰儿的一声呼唤,陀舍手中那连夜赶制出来的丹药就被他轻轻一弹,然后准确无误的就飞进了萧炎的嘴中。

在丹药进入萧炎嘴中的同时,薰儿一抬萧炎的头,另一只手在他的后背处猛地一拍,那丹药就顺着萧炎的喉咙滑落了下去。

丹药一入肚,薰儿就立马也盘腿在萧炎的身后坐下,双掌贴上萧炎的后背,一股浓郁的仙气就自薰儿的手掌心源源不断的传自萧炎那渐渐恢复温度的体内,帮助他快速将丹药的药效化开。

“回生丹!”

薰儿一声令下,陀舍一枚回生丹就再次投了出去,只不过这次投掷的对象再是萧炎,而是萧炎身后那仙气已经快枯竭的薰儿。

薰儿一张嘴,一枚回生丹入肚,感受这体内充盈的仙气,她再一用力,继续给萧炎输送着大量的仙气,帮助他把经脉中潜藏的所以追心的毒素都逼迫出去。

就这样不眠不休的又输送了整整一天的仙气,这一天中,薰儿一共服用过四次的回生丹,这就意味着她仙气一共枯竭过四次,要知道,薰儿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上仙啊,她的仙气又何止是萧炎的一倍啊,就是这样大的仙气储备量,依旧消耗完了四次,由此可见这“追心”之毒是多么的难以破解,即使知道方法还得如此的麻烦,怪不得这是古帝城的独家毒药呢!

在薰儿第五枚回生丹下肚之后,她终于将那紧贴与萧炎后背的双掌给收了回去,这时再看薰儿,额头上已经满身汗水,脸颊上的汗水都已经开始一滴一滴往下流淌着,身上白色衣裙已被完全打湿,紧贴在她的身上,这样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如此诱人的景色,可房间中的皇甫南和陀舍却都无瑕去观看,他们两只眼睛都紧紧的盯在萧炎身上。

然后薰儿就从床上跪了起来,挺直腰板,正好可以触碰到萧炎的头顶,她先将萧炎后颈处的几根金针拔了下来,紧接着有把他头上的众多金针一根一根的都拔了下来,最后只留下了正头顶上的一根。

她站起身来,俯视着萧炎的头顶,然后一举将这最后一根金针也拔了出来,这最后一根金针一拔,就只见萧炎头顶处一股黑气冒出,之后紧接着萧炎就“噗”的吐出了一口黑血,这黑血正好喷到了床上所铺的皇甫南的衣服之上,仿佛在他的衣服上画了一副水墨画一般。

看着这口黑血的吐出,她连忙蹲下,执起萧炎的大掌,感受了一番之后,这颗悬着的心这才彻底放了下来,这“追心”的解毒之法她虽然知道,但却从未解过,在解毒的过程中她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生怕哪个步骤她记错了,反而害了萧炎的命。

薰儿一边下床,一边说道:“他没事了,身上的剧毒已经清除干净,你们给他擦擦身子躺下静养便好,不出明日便可醒来。”

皇甫南和陀舍点了点头,知道萧炎没事了,他们的心也就放松了下来,这时再看向薰儿,皇甫南的眼睛中差点没有冒出火来,刚才一心只有萧炎,就没太注意,如今这一看,他身体的某一处就不自觉的起了反应,这素白色的衣裙一湿,就已经和透明的没什么两样,甚至比透明的更加魅惑,再加上薰儿那红扑扑的脸庞,看的皇甫南真想上去咬一口。

走到桌子旁边倒水喝的薰儿忽然感觉到身侧那两道炽热的目光,她诧异的看着一旁的皇甫南和陀舍,只见他二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陀舍还好,只是单纯的看看而已,眼睛中如一汪清水一般清澈透明。

反观皇甫南,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薰儿的身上,眼神中仿佛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呼吸都变的有点急促,还时不时的吞着口水,再看他的身下,因为衣服都被汗水浸湿而紧贴在身上,所以那一处的突出就显得格外明显。

见此情景,薰儿眼神瞬间变的冰冷,她往自己身上一看,这才发现她自己的身上的异样,她的脸瞬间变的滚烫,一把就将自己手中的茶杯朝着皇甫南就扔了过去,然后快速的跑出了房间,并留下了三个字。

“臭流氓!”

而这个被叫做“臭流氓”的人,如今眼中却一点都没有之前的欲望了,因为刚才薰儿的那个茶杯正好砸到了他的身下。

“你!你……好狠的心啊!这又不能怪我!正常的生理反应罢了,我皇甫家要是断子绝孙了,我一定和……和炎兄弟没完!”

皇甫南弯腰捂着身下,痛苦的大喊道,一个人即使实力再强,这里也是很脆弱的。

陀舍从他身边缓步走过,嘴角还不可置信的挂着一丝的笑意,对着痛苦呻吟的皇甫南说道。

“活该!”

皇甫南气的指着陀舍的背影不停的大骂着。

“你好样的!落井下石是吧?好!你可祈祷千万别落我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