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久违了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此时,我们的萧炎又在干些什么呢?

他并没有如皇甫南所想的一样在蓄力准备突破,而是他又再次不明不白的被困入了那个所谓的沃尔迪瓦古堡之中。

萧炎在昏迷之后,直接就掉入了一片黑暗的密室之中,萧炎刚想说话,就只听见周围传来了一声熟悉而又久违的声音。

“欢迎光临沃尔迪瓦古堡!”

听到声音,萧炎就瞬间瘫软了下去,回想起他前几次的进来之旅,他就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这到底是啥玩意儿啊?为什么每次都是这,连一个招呼都不打的,说把他弄进来,就把他弄进来了,让他一点防备都没有。

“怎么又是你?你这次又想干什么啊?有什么考验就快来吧!我时间可不多!”

“请在下列选项中任选一项,一、视觉,二、听觉,三、触觉,四、味觉,五、嗅觉,请选择!”

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这不是人身体上的“五觉”吗?这时让他选择这干什么?难道是要分开考验吗?

想到这里,萧炎欣慰的笑了笑,总算有一次在比试前就摸着它的规律了,要知道,这个所谓的沃尔迪瓦古堡出题从不按套路,你永远不会猜到它到底是在考验你什么,而这次的题目如此的明显,这让萧炎不禁的感觉,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陷阱啊?

“请在五个数之内进行回答,如若不回答,将由我自行为您随机选择!”

就在萧炎正想着他里头会有什么陷阱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还不等萧炎反应,就接着听见它竟然已经开始数起数来了。

“五!”

“四!”

“三!”

“二!”

“视觉!”

不等他说完,萧炎就赶紧随便选了一个,自己选,好歹也有个准备,总好过让他选吧,如果让他选,他不知道他又要出什么奇形怪状的招呢?

“好,已选定视觉,那么比试正式开始!比试过程中,你一共有三次机会,三次机会中,只要有一次获胜,你就可以获胜,如果三次机会都失败了,你将永远困在这里,直到下一个继承人的到来!比试正式开始!”

啥?只有三次机会?如果都失败了,就会永远困在这里?听到他这个比赛规则的讲解,让萧炎想起了之前他刚刚进来之时,见到的那个人,他该就是被困在了这里不知道多少年了,直到他的出现,他才被放了出去,如果自己这次也失败了,估计下场就跟他一样了,只是不知道的是自己在这里被困那么多年,外面的肉身还会活着吗?

还没等萧炎细细的去体会这规则的利与弊,就只感觉到眼前忽然“砰”的一下,瞬间大亮,照的萧炎睁不开眼睛,就好像有无数盏的灯照在萧炎的眼睛上一样,他眼睛一眯,下意识的拿着手挡在了那眯缝着的眼睛面前,让眼睛逐渐去适应这刺眼的光亮。

这第一下子的反应就已经出乎了萧炎的意料,他还以为会让他丧失视力,然后就在这黑暗的环境中对他进行考验呢,他都已经做好了应敌的准备了,没想到这周围突然的一亮,让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都化为了泡影。

就在萧炎的眼睛逐渐适应了这刺眼的光亮之后,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反应,就看到了那从胸前露出来的一小节带血的剑尖!

萧炎不可置信地看着这露出来的一小节带血的剑尖,这剑是什么时候插进他身体的?他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并且他从没有听到任何有关剑飞来的破风声呀?这是怎么一回事?

萧炎不甘心的慢慢扭回头去,只见一个手拿长剑的人,笑眯眯的站在萧炎的身后,然后一把将那已插入萧炎胸口的长剑给拔了出来。

血花四溅,随着这长剑的拔出,萧炎带着极为不甘心的眼神缓慢的倒下了,随即就听见周围再次详细了,那熟悉而又不想听到的声音。

“第一次,失败!休息时间为一刻钟,一刻钟后第二次比试开始!现在计时开始。”

重新复活的萧炎又一下子回到了原地,一切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周围还是那样的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经历过一次死亡的萧炎大概已经悟出了这次比试的方法,看来这次的包方法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是在黑暗的环境中让他丧失视力,而是在光明的环境中让他去锻炼视力的才对。

想通了这一切,萧炎大概就有了一个准备,竟然他要在光亮的一瞬间就动手,那么萧炎就必须得做到感知周围的一切动静,在那人还未到达他身边的时候,他就必须得感觉的到,这样才能对他的攻击做出适时的反应,不能再像上次一样那样的被动,等那剑都已经插到自己的心口了,他才感觉得到,这种事情就必须得防患于未然。

想到那明亮而又刺眼的光,萧炎脑海中不禁出现了一个叫墨镜的东西,“要是我能有副墨镜就好了。”

一刻钟的时间马上就过去了,这次消炎,准备的很充足,发誓一定要把握这仅有第二次的机会,来一雪前耻。

“时间一到,第二次比试开始!”

话音刚落,就只听见“砰”的一声,周围光线大亮,一切都和第一次比试之时一样,借助着光线瞬间变亮而人的眼睛还未反应过来之时,那人再次发动了进攻。

这次他的进攻,可是从萧炎的正面而来的,可以说,萧炎就是看着那人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的,看见这样的一幕,萧炎的嘴角不由的向上挑着,那人举起剑来就朝着萧炎刺来,萧炎很轻松的一侧身就躲开了这劈过来的剑峰。

“既然我已经看见了你,要是这样我还能输,那我就真的别在这儿混下去了!”

萧炎对着那人张口嚣张的说着,可这话刚说完,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怎么回事?我怎么听不见我说话的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