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晋级九级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在经过了整整三天两夜的奋战之后,萧炎终于完成了他的这次的晋级,周围的仙气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他高兴的睁开了眼睛,然后一个侧身就从床上翻坐了起来,然后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

他的这一系列的动作,将趴在床边的薰儿给惊醒了过来,薰儿揉了揉她那惺忪的眼睛,眼神中带着兴奋的看向了萧炎。

“恭喜你,已经晋级到九级了!”

听到薰儿说这句话一下子就让萧炎想起了之前在斗气大陆之时,薰儿也总是对他说这样的话,每次萧炎的实力稍微有所精进,薰儿就总是第一个可以看出来,在薰儿的面前,他仿佛就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看来他这辈子就要栽到薰儿的手里面了。

萧炎伸出手来,轻轻的揉了揉薰儿那柔软的发丝,向以前一样的笑着说道,“你就不能让我说出来,有点自豪感吗?”

萧炎这话一出,薰儿瞬间愣在了原地,她的脑海中仿佛也浮现出了同样的一副画面,画面中一个男子轻轻的揉着她的头,也说着这样的话,再往后她却看不清了,她努力的想看清楚,可她越努力就发现她越看不清楚,并且,那好久都没有疼过的头,这时又再次疼了起来。

薰儿眉头微皱,眼睛紧闭,努力回忆着刚才那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然而那头部的疼痛让她无法集中精神去思考,此时她的头,就好像被无数的针在不停地扎来扎去一样,扎的她感觉揪心一般的疼痛。

萧炎也看见了薰儿的异样,他双手扶住薰儿的肩膀,紧张的问道:“薰儿,你怎么了?哪里难受吗?”

薰儿没有精力去回答萧炎的问题,只是不住的紧闭眼睛,摇着头,那痛苦的表情,告诉萧炎她现在很难受,很难受。

萧炎看了心里一阵紧张,他不知道薰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他就说了一句话,薰儿就能难受成这副样子?

说话间,他就立马下床,双手紧贴上薰儿的后背,一股浓厚的仙气就源源不断地进入薰儿体内,可这样并没有缓解薰儿的丝毫疼痛,反而薰儿看起来难受的更加厉害了,她忍不住的蹲在地上,将整个身子蜷缩了起来,将头缩到两腿之间,双手紧紧的抱着她自己的头,右手还不住的对头进行着敲打,嘴里发出了痛苦都呻吟之声。

听见薰儿的痛苦的声音,萧炎都心都快碎了,他很了解薰儿,薰儿的性格刚硬,若非痛苦到不能忍受,她不会发出这种声音的,看见薰儿在不停的敲打着她的头部,萧炎一时间突然反应了过来。

“薰儿,你是不是头又疼了?”萧炎看见薰儿如此,他的心一揪一揪的疼着,他多么的希望,他可以替薰儿分担一点痛苦,“薰儿,你以前吃的是什么药?你的药呢?还有没有?赶快服一粒?”

萧炎记得之前在道士大会的时候,薰儿一头疼,古华就拿出了一个玉瓶倒出了一颗药,给薰儿服下,但具体是什么药他不清楚,可薰儿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难受的蹲在地上,不住的用手敲打着头,萧炎实在没有办法了,然后朝着门口就大声喊道。

“皇甫南!陀舍!”

在门外守着的皇甫南和陀舍,听到萧炎的呼喊声,立马就闯了进去,他们开门一进去,就看见萧炎陪着薰儿一起蹲坐在地上,而薰儿的表情却极其的痛苦,看到薰儿那不住敲打着头的手,皇甫南立马反应了过来,看来是她头疼的毛病又犯了。

萧炎看到他二人进来,也顾不得说其他的,赶紧对着他们就说,“你们快来看看,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她减轻点痛苦!”

陀舍二话没说,大步走上前去,一把就抓上了薰儿的手,萧炎自然知道陀舍并没有任何对薰儿的轻薄之意,但看见他握上薰儿的手,他心里还是有一些隐隐的不舒服。

片刻过后,陀舍松开了手,对着萧炎摇了摇头,他检查不出来薰儿体内究竟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她头居然会疼?

看着陀舍摇头,萧炎那忧愁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如今薰儿就在自己的眼前,可他只能看着她不断的痛苦呻吟而无能为力,这股深深的自责感让萧炎感到无比的内疚。

皇甫南看到萧炎和陀舍这副无能为力的样子,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径直走到薰儿的面前,立掌为刀,朝着薰儿的后颈处狠狠的就是一劈!

受此一击的薰儿就缓缓的倒在了萧炎的怀中,看到皇甫南如此对待薰儿,萧炎一抬头,眼睛就怒瞪向皇甫南。

“你干什么?”

皇甫南无辜的一耸肩,“你不是想减轻她的痛苦吗?现在她就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了,这样不是很好吗?又简单,又实用,哪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

听了皇甫南的话,萧炎神情一怔,然后低头看向他怀中睡得安详的薰儿,点了点头,的确,这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萧炎打横抱起薰儿,将她轻柔的放在他之前躺着的床上,盖上那还带着他身体余温的被子,然后对皇甫南和陀舍伸出手朝他们摆了摆,示意他们出去再说。

皇甫南和陀舍会意,随着萧炎走出了房门,这一出房门皇甫南的话匣子就被打开了。

“炎兄弟,薰儿她怎么了?怎么又头疼了?你是不是刺激她了?她都好久没有头疼过了,这次疼得这么厉害,肯定是你刺激到她了,你没发现她每次一看见你出事,或者是你和她说你们以前的事情,她都会头疼吗?这就是失忆症的典型症状,我跟你说啊,你……”

皇甫南一个人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说着,可萧炎的思绪早就已经飘到了老远,皇甫南的话倒是提醒了他,尤其是那“刺激”二字,让萧炎瞬间明白了过来。

怪不得薰儿今天会突然头疼呢,今天他有意说了和之前一样的话,还做了和之前一样的动作,他是本意是想让薰儿多接触接触以前的事情,说不定她就可以想起什么来,可是没想到却因此刺激到了她,可以说她今天这场灾难就是他带给她的,看来以后不能在薰儿面前过多的提起以前的事情,现在薰儿还好好的活着,这就是最好的事情,至于其他的,都是次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