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我好想你!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的双手紧紧的搂住他面前的白衣女子,力道之大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躯里面一样,他的头还靠在这白衣女子的颈窝之中,那微微颤抖着的身躯出卖了萧炎此刻激动的心情。

现场的三人都被萧炎这突如起来的一幕给惊呆了,这样的萧炎,皇甫南上次看到还是在他第一次在花灯节上看见薰儿之时,难道这位白衣女子,也是萧炎的红颜知己?再看这白衣女子并没有反抗,皇甫南心中对他俩的关系已经了然于心,一个童筝,一个薰儿,现在又来一个白衣女子,萧炎这艳福也是不浅啊,他一直以为只有像他这样玉树临风,帅气多金的美男子才能拥有这么多的红颜知己,没想到萧炎这样的也有这么多人喜欢,不愧是自己的朋友,魅力无限啊!

想到这里,皇甫南似乎就明白了这些天中薰儿那举动中表现出来的隐隐醋意,原来不是什么假想敌,而是真真切切的情敌啊!皇甫南不由的往薰儿所在的房门口看去,希望这时某人不要出现啊!

陀舍没有见过萧炎第一次在这里见到薰儿第一面时的情景,但看萧炎现在这副样子,大概也知道这个人在萧炎心里的重要性,又想到之前她屡次将自己“迷昏”,悄悄来看萧炎之事,陀舍在心中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是很懂男女之间的感情之事,但他还是希望所有有情人都可以终成眷属的,即使这个情人很多。

作为这件事情的另一个主人公,那白衣女子就这么僵僵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任由萧炎紧紧的将其抱住,感受着萧炎那表现出来的激动与兴奋,她的眼泪在此刻默默的流淌着,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低落到她自己的胸前的衣服上面,在那白衣衣裙上面开出了一朵朵绚丽的水花。

“我好想你!”

萧炎的这句话几乎是略带着哭腔说出来的,他的这句话在那白衣女子的耳边轻声说着,声音小到只有他二人可以听见,但这句话却深深的砸进了白衣女子的心里,她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她的情绪在这一句“好想你”之中差点崩溃,她的眼泪流的更加凶狠了,她伸出自己那隐藏在长袍之下的双手,慢慢的搂向萧炎的腰身。

可就在这时,萧炎接下来一句话把她的心一下子打入了冰凉的湖底。

“小医仙!”

小医仙?听到萧炎口中说出的这个名字,白衣女子那准备搂上他腰身的双手瞬间僵持在了半空中,她的心一阵疼痛,那眼泪纵横的脸不由的冷笑了一声,看来她还是太高看自己在萧炎心中的地位了。

她那原本准备搂上萧炎腰身的双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左手慢慢放下,右手继续向上划去,对着萧炎那紧贴自己的胸膛就是一掌,可即便她心中再痛,对萧炎还是舍不得下狠心。

砰!

正沉浸在“重逢”喜悦之中的萧炎完全没有想到这白衣女子竟然会打他,他完全没有一点点的防备,就这么被她一掌打的一下子给后退了十几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把皇甫南和陀舍给吓到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刚才还是那么美好的团圆的一幕,现在怎么说翻脸就翻脸?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今天谈可算是见识到了,皇甫南正想上前去帮萧炎说句话,可陀舍拉住了他,轻声在他耳边说道,“这种事情,咱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皇甫南沉思片刻,点了点头,的确,感情之事,外人还是少插手为妙,省的又把他当出气筒。

被打了这一掌的萧炎这才清醒了过来,抬头再次看向面前的白衣女子,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认错人了,面前这人虽然也是一席白衣,但并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他摸着那并不算疼痛的胸口,冷笑一声,怪不得人家打自己呢,一上来就去抱人家,这一掌没把自己打死都算是好的了。

萧炎站直身躯,朝着白衣女子深深的鞠了一躬,很诚恳的说道:“姑娘,对不起,刚才是我冒失了,我把你当做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了,才会做此如此出格之事,虽并非有心之过,但毕竟是我行为不轨,还请姑娘见谅,若姑娘想惩罚在下,在下绝无怨言!”

听到萧炎的这番解释,皇甫南和陀舍这才明白了这白衣女子为什么会忽然翻脸,原来是认错人了,抱着自己叫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是谁谁都会生气,打一掌算是轻的了,可是如果这白衣女子真的不认识萧炎,那在萧炎抱上她的第一时间就应该会出手啊?为什么会等这么久?

在一旁的陀舍看见萧炎如此,不禁默默的摇了摇头,他还以为萧炎认出人家姑娘了呢,原来是一场乌龙啊,看来又是一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话本啊!

那白衣女子强忍着心中的疼痛和那不断流下的泪水,快速调整一下自己的语调,再次恢复她那冰冷的语气。

“既然伤好了,明日就离开吧!”

说完,转身离去,快步回到她自己的房间之中,“砰”的一下狠狠的闭上了门,在她刚才所站地方的地上,还能看见一滩并不是很明显的水渍。

听到这白衣女子下了逐客令,萧炎一脸无奈的看向皇甫南,“她……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不等皇甫南回话,陀舍率先走到了萧炎的面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朝他摇了摇头,然后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没一会儿,皇甫南也走了过来,同样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啊,兄弟!”

看着皇甫南和陀舍离去的背影,萧炎一脸的茫然,“这都什么和什么嘛?”

然后一跺脚就回到了薰儿所在的房间之中,与其有时间去想这些,还不如回去陪薰儿呢,在进入房间前,萧炎下意识的朝着白衣女子的房间看去,再回想起刚才的白衣女子,萧炎怎么想怎么觉得她的身影很眼熟,好像之前在哪里见过一样。

最终思考无果的萧炎不禁摇了摇头,然后走进房间关上了门,殊不知,在他对面的房间之中,那白衣女子就坐在窗前,看着萧炎的刚才的一举一动,默默的流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