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修改规则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回去之后,萧炎想的薰儿那里小疯子虽然在照顾,但是饭菜什么的他怕小疯子照顾不周,不知薰儿的口味,可是他要闭关,又走不开,于是他就想到了皇甫南。

他绕着整个住宿区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皇甫南,最后在那一楼的赌场之中,看见了皇甫南的身影。

“大!大!大!”

皇甫南此时正和那所有的赌徒一般,在这里大肆叫喊着,挥洒着自己的汗水与金钱,看到这里的萧炎,不禁感慨道,之前也不知道是谁跟他说这些东西,他早就玩腻了。

萧炎拍了拍皇甫南的肩膀,皇甫南一扭头看见是萧炎,一把拉着萧炎就来到了赌桌跟前。

“炎兄弟,你来的正好,快点!咱们一起玩!”

萧炎摆了摆手大声在他耳边喊道:“我就不玩了,我过来就是告诉你一声,我要去闭关了,你每天去给薰儿他们送上一份饭,我没时间去。”

听到这里,皇甫南随便摆了摆手,“哎呀,这点小事你还用得着找我?交给万花楼就行了,通过传话筒,跟他们说一声,他们必定会给你办的妥妥帖帖的!”

传话筒?萧炎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回去之后通过那传话筒将此事嘱咐给了万花楼,并交了一定的定金之后,这下他才放心了下来,专心准备比赛。

“临时修改比赛方式,这是为什么?”

这时,在万花楼的一个秘密大厅之中站着两个人,一个人正是那带着面具的所谓万花楼楼主,另一个则是身着一袭白色长袍,文质彬彬,脸上蒙着一块白巾的男人。

“没有为什么,你照做就是!这么大的事,你们都不提前跟我商量一声就私自决定,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这白衣男子语气强硬的对着这万花楼楼主命令道。

“属下知错,可是,这临时修改比赛规则,决赛还好说,时间还长,可这距离复赛开始的时间只有不到半个月了,这让我们怎么去准备?”万花楼楼主语气略带不满的说道。

“这我不管,怎么去做是你们的事!我要的只是一个结果!”

“那……比赛规则要改成什么样呢?”

“大致规则我都写在这张纸上了,具体的小细节你们自己商量着办,还有纸上画着的这两个人必须给我着重注意,务必要保证他们进入决赛!”

“是,属下明白!”

……

这些天来,萧炎一直在闭关修炼,不问世事,就连已经过了多少天他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将萧炎从那修炼之中惊醒出来。

萧炎本来没有打算理会那敲门之声,以为他敲了一阵,知道没有人就会离开的,可是那门之声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演越烈,萧炎无奈只好起身去将门打开。

一开门,只见满身酒气,喝得醉醺醺的皇甫南,摇摇晃晃的从门外闯了进来,一进来一头就趴在了萧炎的肩膀之上。

“炎兄弟,嗝!我跟你说……这万花楼实在是太够意思了,嗝!”

皇甫南这一个嗝打上来,满口的酒气,熏的萧炎差点没有晕过去,萧炎皱眉,对皇甫南嫌弃的说道:“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呀?”

满脸通红的皇甫南笑着,伸出了一根手指头,然后对萧炎说道:“不多……也就喝了……三……坛!”

“三坛?我看你这喝了有三十坛吧?”萧炎看着神志已经有些不清的皇甫南,无奈的将其扶进了屋内。

然后给他倒了一杯的清水,拿出了一枚丹药融进了水中,

“给,醒醒酒吧!”

皇甫南接过茶杯,一饮而尽,可茶杯还没有还给萧炎呢,就只听见“咣当”一声,茶杯掉在了地上,碎成了一片一片,再看皇甫南,已经靠着那坐椅昏睡了过去。

唉!

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就是扶起皇甫南,将他扶到了自己的床上,刚才萧炎给他服用的丹药之中,除了解毒,也有一些解酒的功效,等他这一觉醒来,估计他的酒也就醒得差不多了,真不知道这皇甫南为什么会醉成这副样子?

当皇甫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皇甫南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揉了揉那因为醉酒而有些疼痛的脑袋。

“你醒啦?”

听见这一句话,吓得皇甫南一下子从床上就坐了起来,然后看见盘腿坐在床边的萧炎,他才松了一口气。

“炎兄弟,是你啊!你可是吓死我了!我怎么会在这里啊?”

萧炎无语的回答道,“你喝多了,然后就来我这了。”

“喝多了?”皇甫南一边揉着那略微有些疼痛的头,一边仔细回想着自己,脑袋中还记得的一切,然后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在小桃红那里做客,好像的确是喝了不少的酒,但之后我是怎么回来的?我完全就不记得了。”

“小桃红?”萧炎诧异的问道,“这不会又是你的什么红颜知己吧?”

皇甫南摇摇头,“这个不是,这是我在这里新认识的一个人,她学识渊博,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她让我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然后就跟她多聊了两句,多喝了几杯而已,再说了,那里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那什么……李文明也在哪里!”

“他也在?”

“对啊,不光是他,你可以下去看看,整个的地下,有很多的参赛选手都在底下玩的不亦乐乎呢,不得不说,这万花楼考虑的就是周全,知道这半个月来我们没什么事可做,专门替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好玩的,我以前咋就没发现这万花楼这么好呢?”

皇甫南自顾自的在那里说着,他拼命的向萧炎灌输一个思想就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在那里玩,他想让萧炎知道,这是大势所趋而已。

但萧炎却不是这么想的,皇甫南的这一番话,让他想起了之前一直没有弄明白的一个问题,而如今他却完全明白了。

“好阴险的万花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