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相约寻宝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一个人漫步于离宫里面,这离宫很大,大的让人看不到边际,只是这离宫中的风景却和之前坐落着石碑的院落中风景却大不相同,那院落中是一片生机勃勃,春意盎然的景象,可当萧炎推开那外出的大门之时,尽管萧哥已经跟他说过这里的怪异,可看到眼前的景色他还是不由的大吃一惊。

只见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地上的一切都被那皑皑白雪给覆盖住了,天空中洋洋洒洒的还飘着几片晶莹的雪花,在这雪白的地上,可以看见一串杂乱无章的脚印延伸至远方,这应该就是之前那些匆忙赶路的人们所留下的。

这白茫茫的一片和院落之中那生机盎然的景色相比,显得是那么的突兀,这二者虽然只有小小的一墙之隔,可景色却千差万别,感觉到了身体传来的微微寒冷,萧炎紧了紧身上的衣袍,一脚便踏出了这院落当中。

雪越下越的大,萧炎一步一步的走在这漫天的大雪里面,一脚踏下去,整个脚掌都被大雪给覆盖,在萧炎的身后,留下了一串深深的脚印,走在这大雪当中,他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仿佛这洁白的雪花将他那心灵都给净化了一般。

他一路走,一路找,偶尔有路过的人,也都是诧异的看他一眼,然后就急急忙忙的离去了,不过,让萧炎没有想到的是,他在路上竟然碰见了同样外出的薰儿。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

二人异口同声的问道,问完之后,二人都笑了,萧炎看着面前这个笑魇如花的薰儿再次开口问道。

“你怎么不去悟碑?”

薰儿摇了摇头,“不想去,那你呢?为什么也不去悟碑?而在这里闲逛呢?我可看见你那两个朋友就在前面悟碑呢!”

萧炎也同样摇了摇头,“我没那个悟性,相比与悟碑,我还是对那传说中的宝贝更加的感兴趣,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一块去寻宝啊?”

薰儿身躯微微一颤,随即点了点头,“好啊!可是,这里有什么宝贝呢??”

“你听说过洗髓花吗?”

“洗髓花?”薰儿惊讶的反问道,“就是那个号称可以令人脱胎换骨,伐毛洗髓,作用堪比火凤琉璃果的洗髓花?”

“没错,就是它,不过它的作用可没有火凤琉璃果那么的神奇,只是可以疏通经脉,治疗内伤,尤其是对那种因筋脉堵塞而瘫痪的人有奇效,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淬骨重生而已,其实并没有那么神。”萧炎耐心解释道。

薰儿听后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它就在这里?”

“没错!我打听过,这洗髓花之前就在离宫里面出现过。”

“那你知道它的具体位置吗?”

“具体位置不清楚,但可以去找找。”

“好啊,那咱们走吧!”

“走!”

说着,萧炎伸手去拉薰儿,可薰儿却一个侧身躲开了萧炎那伸过来的手掌,萧炎尴尬的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只是扭头就往前走去,在扭头的一个瞬间,萧炎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萧炎带着薰儿依次去那八座石碑之中都转了一圈,每到一座石碑,萧炎都会看看那石碑之上的内容,并和薰儿稍微讨论一番,讲讲他看下来的心得体会,希望对薰儿之后的悟碑多多少少会产生一点帮助。

萧炎和薰儿二人一起散步于这美丽的雪景之中,宛若一对神仙眷侣,旁边偶尔有人路过,都会用嫉妒的眼神盯着他们,不过所幸现在大家一心都在悟碑之上,也没有人来找他们二人的麻烦,他二人倒是乐的个清闲。

在全部转完这八座石碑之后,萧炎默默的记下了一个方位,顺着着个方位,萧炎二人一路继续前行着,这一路上,萧炎竟然充当了一次皇甫南的角色,和薰儿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萧炎一个人再说,薰儿只是稍微时不时的附和几句,并不多说话,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薰儿,看!就是那里!”

萧炎指着前方勉强可以看见一个小黑点的地方高声说道,薰儿同样也看到了这个地方,她脚步一抬,直接踏空就朝着那里飞去,可刚飞没两步,她猛然回头看见萧炎竟然还站在原地,于是她又调头回来。

“你为什么不走啊?”

萧炎笑了笑,“你急什么?那宝贝在那里又跑不了。”

薰儿“呵呵”一笑,只好又跟在萧炎身旁,一步步慢慢的往那里走去,可眼神中无不流露出对那里的好奇以及向往。

当来跟前之时,发现这是一幢三层的小塔,小塔通体黑色,在这片洁白的雪地里面显得是那样显眼,塔周围还时不时有乌鸦盘旋着,并且奇怪的是,周围雪花漫天飞舞,但这小塔上面却一片雪花都没有,这给这小塔又增添了几分肃杀之气,看着样子,应该就是萧哥口中的那黑色小塔。

“你说那洗髓花就在这里面?”薰儿看着这暗黑的小塔问道,她总觉得这小塔里面戾气极重。

“应该就是这里了,这小塔和描述中的一模一样。”

萧炎走到塔前面的大门前,发现这大门竟是虚掩着的,透过大门上的那条细缝,看见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看来只能进去看看了。

萧炎看了看身旁的薰儿,不放心的说道:“薰儿,要不你就在外面呆着等我出来吧,这里面凶险万分,你还是不要跟着我冒险的好。”

薰儿听后一摇头,“不行,我要跟你去,既然里面凶险,我就更应该陪你去了,我一个人在外面不放心。”

萧炎沉思片刻,只好作罢,“那你进去之后千万不要乱走,跟紧我。”

“知道了,我实力比你强,可以照顾好自己,你担心你自己就行了。”

这话虽然不怎么好听,但确实是事实,不过女人再强,男人还是习惯性的去站在他们的身前,用自己的身躯来保护他们。

这不,萧炎让薰儿站在一旁,他独自一人来到这个虚掩着的大门前,用手轻轻的将大门推开,这门刚一打开,就只见几只羽箭就对着萧炎的面门就直冲而来。

“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