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真假薰儿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这段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能让萧炎感到如此的惊讶?让我们话回一柱香之前。

那时,那个白衣女子刚刚离去,萧炎望着她那远去的背影在发呆,这时薰儿来到了他的身边,看着萧炎手里的洗髓花,伸手就要去夺。

可萧炎不知是有意呀,还是无意,身子一侧竟然直接把洗髓花从薰儿的手边擦了过去,让薰儿一下子扑了个空,不过这一切,萧炎并没有注意到,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的那个白衣女子。

“薰儿,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白衣女子有点眼熟?”萧炎眉头略微皱着问道。

听到这话,薰儿一愣,她不知萧炎问这句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她盯着萧炎那张思绪万千的脸,沉思一会儿回答道,“没觉得,她浑身上下都藏在那宽大的斗篷里,并且我刚才只顾着关注她手中的洗髓花了,没太注意她这个人。”

萧炎点了点头,“也是,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于是萧炎直接从那戒中拿出了一个木盒子,将洗髓花给装了起来,这洗髓花很是娇贵,采摘下来之后不可碰任何的金属东西,并且只能用金丝楠木制成的盒子来装,所以如果没有提前的准备,现在即使将这洗髓花摘了下来,也只能就地将其吞服,否则在两个时辰之后,这洗髓花就会失去它原来的功效,而变成一朵废花。

看见萧炎将其装了起来,薰儿立马略有着急的问道:“萧炎,可以让我看看吗?”

本来以为这是一件十拿九稳之事,可没想到萧炎一边将装着洗髓花的盒子塞进了纳戒之中,一边对薰儿说道。

“还是算了吧?这附近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这东西呢,可别又像刚才一样被人给抢走了,还是等我们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慢慢看吧!”

听到萧炎说这话,薰儿那脸色突然就阴沉了下来,心里不知在想着什么,那下垂的手掌轻轻转动着,忽然一枚银针出现在了她的食指与中指之间。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薰儿小声嘟囔一声,然后手指轻弹,那枚银针便径直朝萧炎的胸口射去。

萧炎感受到了这细微的破空之声,下意识的伸手立马去阻拦,可这时已经晚了,那枚银针已经刺入了他的身体,虽然只进去了一小截,但就是这一小截已经让他瞬间感受到了这银针上毒药的厉害。

他捂住胸口,满脸不敢相信的望着面前的薰儿,皱眉质问道。

“为什么?薰儿,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尚未得到回答的萧炎一遍又一遍的质问着。

这时薰儿突然仰面朝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萧炎呀萧炎,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你算计我的那股聪明劲儿哪儿去了?还说什么灵儿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和我在一块这么久,都没有分辨的出来我是真是假,竟然还好意思说她是你名门正娶的妻子?美色误人啊!”

听了这话,萧炎的情绪已经渐渐的由惊讶转移到了不解,他皱着眉头望向面前的薰儿。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事到如今了,你竟然还问我什么意思?我的意思就是这个!”

说着,只见面前的薰儿抬起手,大手在脸上一挥,就只见一张人皮面具从他脸上就被撕了下来,露出了那隐藏在面具底下的真面目。

“是你?李文明!!”

萧炎吃惊的看着面前之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跟自己朝夕相处了几天的人,竟然会是李文明?

李文明得意的看着萧炎那副嘴里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的惊讶的表情,“你没想到吧?你口口声声明媒正娶的妻子竟然会是我?

哈哈哈哈!

萧炎啊萧炎,你也有今天?

你知道为了这一刻我做了多少的准备吗?你知道为了解你那夜未央我吃了多少的苦吗?你知道为了得到这一副人皮面具,我花了多大的代价吗?为了对付你,我还派人专门去调查了你和灵儿的全部资料,尤其是你们两个的每一次见面,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让我抓住了你们的破绽,才有了这一次的行动。

不过,能让你落到我的手里,那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我告诉你,上次是因为侥幸,让你恰巧破解了我那特制的毒药,不过这次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我这次直接给你下的是毒药,并且是能让你肠穿肚烂的毒药,断肌腐骨粉,相信这个名字,你很熟悉吧,至于它发作的症状,相信你也非常的明白,甚至现在你是不是就感觉浑身无力,奇痒难忍啊?

所以我劝你就不要浪费什么时间去解毒了,你知道的,这种毒药是没有解药的,好好珍惜你接下来的这一段时光吧,这是你在这个世上最后的一段时光了,你要有什么遗言就赶快说,说不定我大发慈悲会帮你实现呢?”

“你好狠的心!”

萧炎咬牙瞪着李文明说道,断肌腐骨粉,这种毒药他自然很是清楚,中毒者会感觉到起痒无比,好像有万虫噬心般的难受,并且他浑身上下的皮肉,都会逐渐的裂开,骨骼会一寸一寸的被腐蚀成碎末,最后被活生生的折磨而死,并且最主要的是这种毒药没有解药,一旦中毒,便会无药可解,一般中此毒者最后都会因为受不了折磨而自杀身亡。

“哈哈,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比起你给我下的夜未央来说,这也只是小巫见大巫,萧炎,如果你肯乖乖的把那洗髓花交给我,我可以考虑考虑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去,如何?”

“呵呵!”萧炎听后冷笑一声,“我要想死,又何须你来动手?不过,我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等手段,连我都能够骗过,但是我很想知道,你怎么就断定我一定分辨不出来,你是真是假?再说了,你要想杀我,这一路上多的是机会,为什么非要等到现在?你就不怕跟我接触的多了,我会识破你的身份吗?”

“怕,怎么可能不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