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引蛇出洞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于是我们三人就商量出了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

首先,为了吸引到你这条毒蛇,必须先放出一个诱饵,而炎兄弟,就是这个诱饵。

我们都知道你心中特别的恨炎兄弟,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挫骨扬灰,但又碍于薰儿和我们的存在,一直不敢直接下手,所以,为了满足你这个愿望,我们就给了你这个机会。

在一进入离宫之后,我和陀舍就以要悟碑的理由先后离开了炎兄弟身边,而薰儿一进入离宫之后就沉浸在对石碑的领悟当中,只有炎兄弟一个人,在这诺大的一个离宫里面闲逛着。

炎兄弟一个人走在离宫里面,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诱饵,而你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又来到了我们悟碑的地方,悄无声息的给碑前所有的人都下上了七色入梦散,而且你觉得不够稳妥,走后又返回来再下了一遍,这双倍的七色入梦散足以让在那里悟碑的人深深陷入自己的梦境当中,不可自拔。

但是我们不一样,早在你来之前,我们为了以防万一,早已服下了炎兄弟给我们的极品解毒丹,所以在你走了之后,我们便醒了过来,一面跟踪着你的去向,一面给在场的所有人都解了毒,然后继续跟踪着你,但怕被你发现,所以我们只能远远的跟在你后方,将身子埋在雪地之中匍匐前进,直到看着你和炎兄弟相遇。”

说到这里,皇甫南象征性的抖了抖身上还落着的所剩无几的雪花,这些天的跟踪之旅可是把他给憋坏了,像他这么一个好动的人,让他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简直是太难受了。

“你们的相遇本就是我们预谋已久的,所以当炎兄弟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知道你一定是假的,不过我们本来的打算是让你们两个先接触一下,然后等你放松警惕,再让炎兄弟好对你下毒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在炎兄弟见到你之后,忽然改变了主意,对我们打了一个行动改变,见机行事的手势。”

“这里,还是由我来给你说吧!”站在一旁聆听皇甫南长篇大论的萧炎接话了,他对着李文明继续解释道。

“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也着实愣了一下,我知道你会直接对我动手,或者是以别人的面貌出现,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你居然会以薰儿的面貌出现在我面前,要我不是我对薰儿太熟悉,以及知道她就跟在我的身后,我还说不定真会被你给骗了。

当识破你的身份之后,我注意到了你的双脚,虽然你的双脚隐藏在这长裙之下,并且用长裙做了掩饰,但你身后雪地里留下的印记出卖了你,我这才看出你的双脚并未沾地,这么短的距离,你为什么不用双脚走路,而是选择踏空而行呢?

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你的双腿已经废了!

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这是那夜未央解掉之后留下的后遗症吧?”

听到萧炎如此之说,皇甫南等人也都纷纷把目光集中在李文明的那被裙子所遮盖的双腿之上。

看到大家那直勾勾的目光,李文明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把将自己身下那长长的裙摆给掀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说的没错!我的这双腿的确是废了,这还不都是拜你所赐!你给我下的那夜未央让我吃了多少的苦,好不容易将其解了之后,可却因为中毒时间太长,让我们的两双腿彻底失去了直觉,让我从此以后就变成了一个废人!一个废人!早知如此,你当初还不如一刀杀了我来的痛快!”

听着李文明那嘶声裂肺的大吼之声,萧炎眼里没有一丝的同情,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不是他当初对薰儿起了歹心,又怎么会有今天这个下场?一切有因才有果,他今天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可是,这和你突然改变主意有什么关系?”皇甫南依旧还是不解的问道。

“不要急,”萧炎拍了拍皇甫南的肩膀,“听我继续往下说。”

“当我看到了李文明那残废了双腿之后,我就想起了洗髓花,我记得萧哥曾经跟我说过,在这离宫里面,有一座黑色的小塔,这小塔里面,生长有一株洗髓花,而这洗髓花的正好可以治疗他那残废的双腿。”

“于是你就改变了主意,以洗髓花诱惑他,让他心甘情愿的跟你一块去寻找这洗髓花,并且还不敢加害你。”皇甫南接着萧炎的话说道。

“没错,”萧炎对皇甫南的猜测给予了很肯定的回答,“在这一路上,他露出的破绽就更多了,他不敢让我碰他的手,生怕我识破他的身份,而且在进入那黑色小塔里面之后,那就真正的只有我们二人了,为了隐藏他自己的身份,无论多么危险,他都只能硬着头皮上,多少次他想使用真火,但又不敢,即使在我告诉他可以直接使用火攻之后他也没敢使用。

其实在那小塔里面,他有很多可以对我下手的机会,但那洗髓花的诱惑对他实在太大了,他不确定自己一个人是否可以将其摘到手,所以他利用我来帮他摘取洗髓花,当洗髓花摘下之后,他本想直接向我要回,但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白衣女子抢了过去。

他怕洗髓花被白衣女子抢去,所以他一直怂恿我去和白衣女子开战,以此来进一步消耗我的力量,好让他坐收渔翁之利,而我为了避免这场大战,提出了用丁级丹药来换取洗髓花的要求,但被那白衣女子给拒绝了,为本以为这一场大战在所难免的时候,那白衣女子不知为何,竟然直接将洗髓花还给了我,这才避免了这一场大战。

之后他又跟我要,但我没有给他,这才让他恼羞成怒,对我动手,但其实在他动手之前,我早有准备,这才免于遭到他的毒手。

不过话说回来,我真没想到他会对我下断肌腐骨粉这样恶毒的毒药,看来他对我真的是恨之入骨了啊!”

其实,萧炎这话只说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