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救治月夜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萧炎就正式开始为月夜疗伤了。

首先,他将月夜从那木盒之中温柔的抱了出来,此时躺在萧炎掌心里的月夜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脆弱的好像萧炎轻轻一捏,就会结束她的生命一般,在萧炎的印象之中,月夜一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一样的人物,他从没想到过她也会像人类一样,生老病死,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他曾经对月夜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

萧炎看着手中昏迷不醒的月夜,收起了自己的愧疚之心,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将月夜给救醒。

他以手为刀,在自己的左手之上划出了一道血痕,鲜血立刻喷涌而出,然后将月夜的身体放在了他这划破的伤口之上,用自己的血液来温热着月夜那冰凉的身体,萧炎用仙气将自己的一滴精血给逼到了左手之上,混在了这大批量的鲜血之中,用自己的鲜血将月夜的整个身体给团团围住。

然后就只看见这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渗透进了月夜的身体之中,萧炎看此现象发现有戏,立马将更多都鲜血给逼到左手之上。

源源不断的鲜血流进了月夜的身体之内,吸收了鲜血的月夜体温逐渐的回暖,身上那股灰蒙蒙的气息也在一点点的消散。

见此情景,萧炎右手立刻拿出那洗髓花,一把火焰就把它给吞噬其中,萧炎一只手拖着月夜,一只手淬炼着洗髓花,忙的是不亦乐乎。

终于,洗髓花在他的高温作用下,逐渐的化为了一滴如血般鲜红的液体,萧炎指尖一点,就只见这滴洗髓花精华飘到了月夜的身体之上,一下子就把整个月夜的身体连带着她身上的鲜血一起都包裹了进去。

因为这洗髓花的颜色和鲜血的颜色几乎一模一样,现在都包裹在月夜的身上,萧炎根本分不清哪个是鲜血,哪个是洗髓花了,不过这不重要,只要月夜能将他们全部都吸收进去就行了。

萧炎兴致勃勃的看着月夜,等待着她将包裹在身上的红色液体全部都吸收进去,刚开始,这红色液体还在逐渐的减少,可是慢慢的,萧炎发现红色液体减少的速度越来越慢,直到最后不再减少。

萧炎看着这不动了的红色液体,心中很是诧异,难道月夜吸收饱了?萧炎不甘心,又挤出一滴血滴了上去。

啪嗒!

鲜血在接触到月夜的一瞬间就被吸收了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这里,萧炎似乎是明白了,现在包裹在月夜身上的红色液体应该是之前那洗髓花的精华,可萧哥不是说在吸收了一部分的鲜血之后,就将洗髓花给她,也让她吸收进去不是吗?可为什么现在鲜血是吸收了,可洗髓花却不吸收呢?

萧炎看着躺在他手心之上的月夜,沉思着不吸收的原因,难道是鲜血吸收的不够?

萧炎这么想着,于是就用右手在自己的左手之上又划出了一道血痕,并将血液都朝着左臂之上逼去,这一逼,那鲜血就犹如喷泉一般喷射而出,将整个月夜都冲击的颤了颤。

感受到鲜血的味道,月夜就像是一块久旱的大地突逢降水一般,继续拼命发吸收着她身边的血液。

可月夜就好像是一块巨大的海绵一般,怎么吸都吸不满,无论萧炎给她多少,她都能吸收的进去,渐渐的,萧炎因为失血过多感觉到有点头晕,他甩了甩那昏昏沉沉的脑袋,然后继续把体内的血液往左手上面逼去。

渐渐的,血液越流失越多,萧炎再也扛不住昏沉的头脑而直接身子一歪,倒了下去,不过就算是倒了,他的左手依旧保持一个水平的状态,生怕把月夜给摔落下来,而右手依旧保持之前那逼用血液的姿势。

在萧炎倒下之后,他的纳戒上一道白光闪过,只见白泽和那白狐都走了出来,他们一出来,就看见了萧炎左手之上那还在往外一滴滴渗血的伤口,看见这鲜血,那白狐后腿一蹬,立马就来到萧炎的左手之上,将他手掌上的月夜给挤了下去,它自己趴在了那伤口之上,大口大口的吮吸着鲜血,经过它的一顿吮吸,萧炎那苍白的脸庞变的更加惨白,整个人看起来都瘦了一大圈。

发现萧炎异样的白泽这才看见白狐的动作,立马跑了过来,一把将那喝的正起劲的白狐给甩到了一边去,然后用嘴将那被白狐挤到在地上的月夜给叼了起来,重新放回了萧炎的手心之上,看着萧炎手掌心的鲜血吞了口唾液。

之后一下跳跃到白狐身边,对着它大吼一声,吓的白狐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还不断的瑟瑟发抖着。

白泽见此一把将白狐也给叼了起来,然后将它放在了那水潭边上,又冲它低吼了一声,只见白狐不情不愿的对着这水潭叫了一声,之后就看见无数的如萤火虫般的发光小虫飞了出来,它们好像很听从白狐的指挥一般,成群结队的朝着萧炎手心处的月夜飞去。

这些小虫落到月夜的身上,她身上就迅速的蹿起了一阵白色火焰,在这白色火焰的燃烧之下,那包裹在月夜周身的洗髓花精华竟然开始有了一丝的蒸发的迹象。

慢慢的,这洗髓花逐渐蒸发成了一丝丝白色的气体,最后飘进了月夜的鼻子里面,被月夜给吸入了体内,在这个洗髓花快要吸收殆尽之后,白泽就叼起那放在一旁的复原丹同样扔进了白色火焰当中。

做完这一切,它才拽着白狐回到了纳戒当中,在回去之前,白泽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起白狐,在它的大腿上咬了一口。

就听见一阵尖锐的叫声,那白狐的大腿上就渗出了一滴鲜血,白泽在白狐那抱怨的眼神之中将这滴鲜血喂进了萧炎的口中。

看着萧炎那逐渐红润的脸庞,白泽这才拖着满腹委屈,对萧炎鲜血依依不舍的白狐回到了纳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