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月夜苏醒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这边月夜身上的白色火焰继续熊熊燃烧着,慢慢的也蔓延到了萧炎的身体之上,他的全身都被这白色火焰给包围着,如果不是他体内的仙火在保护着他,他现在估计就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昏昏沉沉间,月夜逐渐转醒,她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她张开嘴,一口对着面前那诱人的味道就舔了过去。

一下,两下……

月夜不知道她舔了多少下,更不知道舔了多长时间,就连她所舔之物是什么她都不清楚,她只知道这东西进入体内之后,她身体内会产生一股热流,这股热流逐渐的流过她身体的每个角落,温热着她那脆弱的经脉,现在她脑袋还处于昏迷状态,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觉得身体很累,本能的吸取着外界的能量来补充自己的体能。

最后月夜已经不满足于一下一下慢吞吞的舔了,而是直接对着身边那诱人气息的来源吮吸了起来。

月夜这边是苏醒了,可另外一边,萧炎却是再次陷入了深度昏迷状态,那原本因为白狐那滴血而变的稍微有点红润的脸庞也再次苍白了起来,体内血液快速流失着,他的身形也变的逐渐瘦弱了起来,整个人朝着皮包骨头的趋势走去。

在萧炎昏迷期间,这黑色小塔内到是风平浪静,可外面却因为萧炎已经乱翻了天。

整个天空之上黑沉沉的一片,乌云密布,里面还时不时的发出了几声低沉的咆哮之声,在整个黑色小塔的外面黑压压的一片,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大小不一的魔兽,他们都围在了这黑色小塔周围,不断的朝着黑色小塔咆哮着,还时不时的有更多的魔兽朝着黑色小塔的方向赶来,有的胆子大一点的魔兽就想去硬闯这小塔,可无一例外都死在了小塔内的机关之下。

这一怪异的现象引起了那些选手们的注意,大家都不由的看向这黑色小塔,不知道这黑色小塔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值得如此多的魔兽一起聚集至此。

正在悟碑当中的皇甫南众人当然也被这不断狂奔而过的魔兽群给从悟碑中惊醒了过来,他们纷纷从那院子之中走了出来,朝魔兽奔涌的方向看去。

只见众多魔兽的中间,一个三层的黑色小塔矗立在那里,看见这黑色小塔,皇甫南心中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安,他望向一旁的陀舍,“你看见了炎兄弟了吗?”

陀舍摇了摇头,“他应该是和薰儿在一起。”

而处在另一座石碑处的薰儿看见这黑色小塔,也是在心里安慰道:萧炎现在应该是和他那两个好兄弟在一起吧?

看了一会儿过后,大家就都继续回去悟碑了,这黑色小塔中不管有什么宝贝也暂时轮不到他们,有这些魔兽在前面挡着,就算是想去看看,估计还没走到黑色小塔底下,就已经死在了这密密麻麻的魔兽里面了,有这时间,还不如多去看看石碑,说不定还能悟出点什么来。

此时的萧炎依旧处在昏迷之中,要是他此时清醒,一定能闻见这弥漫在整个小塔里面的浓郁诱人香气,而这香气,正是从萧炎那被割破的左手里面散发而出的,换句话说,底下的这些魔兽,都是被萧炎的鲜血给吸引过来的。

不知道吸取了多少的鲜血,月夜这才逐渐恢复了神智,身上也再次散发出了那原本耀眼的光芒,她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东西,就是一条红色的大河,只是这河水已经干枯,只剩下一条满目疮痍的沟壑,而从这沟壑中,还依稀可以看见它原本的样貌,以及那散发出来的诱人香气。

刚开始月夜还没感觉出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回忆着自己记忆中的事情,她记得她一醒来,就看见萧炎正在拼命的驱除自己体内的黑气,然后她就出来帮他,驱除黑气消耗了她太多的灵气,所以她不知怎么就昏迷了过去,等再醒来,就已经是现在了,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概不知道。

回忆着回忆,那股诱人的香气再次飘入她的鼻中,闻着这香气,她感觉特别的熟悉,好像之前在哪里闻到过一样。

忽然,月夜仿佛想起了什么,她猛地一下子蹦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这道巨大的沟壑,这一看,她差点没吓得半死,这哪里是什么沟壑啊,分别就是萧炎的伤口,而这伤口已经不再往外渗血,伤口开始结痂,长长的两道,看起来很是恐怖。

她扇动背后那白色翅膀飞到了半空中,这下,她才好好的看清楚了一切,也看清楚了她刚才所站的地方。

原来她刚才所站的地方竟然是萧炎的手掌,而那原本还算是圆润的手掌如今已经变的瘦骨嶙峋,再看萧炎的身体,这哪里还能看的出来是她的主人,这分明就像是一具僵尸,身上的皮紧贴在骨头之上,浑身上下好像已经找不到一块肉,除了骨头就是皮了,整个样貌看起来极其的恐怖,在他的身体外面,还有那白色火焰在燃烧着。

月夜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吓得直接从半空中摔下来,她小心翼翼的飞到萧炎的手腕之上,伸出那颤抖的手轻轻摸向萧炎的脉搏,在感受到那脉搏微弱的跳动之后,月夜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平复着她那颗紧张的心。

她无意中舔了舔自己的嘴片,这才发现嘴里一股血腥气,而这血腥气里面还掺杂着那股熟悉的诱人香气,这时她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好像在舔着什么东西,现在看来,那让她苏醒,并温暖她身体的,应该就是萧炎的血液。

她知道萧炎血液的珍贵,也知道这血液对自己的诱惑力以及对自己身体的帮助,但萧炎也同样知道自己血液的宝贵,并且看这副样子,应该是萧炎主动用他自己的鲜血来喂养了她自己,只是她在无意识当中好像喝的有些多了……

“你可不能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