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反转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你去死吧!!”

萧炎手握匕首,也不管那同样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的长剑,就朝着对方那近在咫尺的脖子就刺了过去,这一招,萧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出手快、狠、准,抱着一个视死如归的念头,就算自己死,临终前也要将对方给拉下马!

不过萧炎自己心里也清楚,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何小聪明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他的这一招,也就胜在出其不意,只有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他才有可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想象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在萧炎手握匕首,刺向对方的同时,那人反应迅速,身体快速后仰,左手顺势一抓,萧炎那紧握的匕首的手腕就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任凭萧炎如何挣扎,都无法将自己的手从对方的手掌之中抽出来。

那人没有理会萧炎的独自挣扎,而是眼睛死死的盯着萧炎手中紧握着的匕首,看见这人神情有些呆滞,萧炎立马伸出左手,朝着这人的胸膛就是一掌。

本以为这一掌会跟之前的那些招式一样落空,可没想到那人却不躲不避,径直受了萧炎这一掌,被萧炎打中之后,他退后两步,手中长剑自然也从萧炎的脖子上面滑落下来。

这个结局,就连萧炎自己也没有想到,不过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翻身逃离了这人的攻击范围。

受此一击的黑衣人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萧炎右手上的那把匕首,他伸手指向萧炎的右手。

“你这匕首,从何而来?”

听到他这句话,萧炎身躯一震,不由的望向自己手中的匕首,这把匕首是他当初在追查失踪火灵石下落之时,一个陌生人送给他的,好像那人当时还说过若遇到危险,可拿此匕首到什么醉仙殿之类的话。

当时萧炎也没有太在意,只是知道这把匕首应该大有来历,虽然这把匕首并不是什么高阶兵器,但在其手柄之上镶嵌有数不清的宝石,每一颗都价值连城,并且这把匕首的材质很是特殊,萧炎都没有见过,正是这特殊的材质,才导致这把匕首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就连在萧炎那破天尺之上都可以留下痕迹,这可不是一般兵器可以做到的。

但它除了锋利与值钱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其他价值,所以萧炎这么久以来,一直只是将其当做个较为顺手的匕首来用,难道面前这个黑衣人认得这把匕首?或者是说他认得当初将匕首送给他的那个人?

“你问的是这个吗?”萧炎抬起手中的匕首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

“对,就是这个,你从哪里得到它的?”对面那黑衣蒙面人眼睛死死的盯着萧炎手中的匕首,又看向萧炎的脸,好像在回忆着什么,然后眼睛里忽然蹦射出一股惊讶的目光,“是你?”

萧炎看着这人不断转换着的眼神,诧异的问道:“这是我一个朋友所赠,怎么?你认识这把匕首?”

萧炎此时紧紧的盯着那人唯一可以看见的眼睛,忽然感觉这眼睛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熟悉,然后就只见从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的惊讶与茫然。

“朋友?”

他那语气中带有一丝的质问,又带有一丝的嘲讽,不知是嘲讽萧炎竟然与那人做朋友,还是嘲讽那人竟然和萧炎做朋友,说是朋友吧,其实也不算是什么朋友,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侥幸又救了他一命罢了。

那人呆呆的望着萧炎,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对着萧炎轻声说道。

“你们走吧!”

“啊?”萧炎很是惊诧的疑问道,他不知道这人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愿意放他们走,难道他真的认识自己手中的这把匕首?还是说这又是什么陷阱之类的?

不过一个人的实力来看,想杀他们简直易如反掌,应该不至于,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既然这人肯大发慈悲放他们走,这就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萧炎慢慢的走了过去,扶起地上的皇甫南和陀舍,三人相互搀扶着,朝远方走去,在路过那黑衣蒙面人身边的时候,萧炎侧头,小声的在他身边说了声,

“谢谢。”

看着萧炎三人的离开,与这黑衣蒙面人同样一而来的另外一个人,满脸都是不解,他走到这黑衣蒙面人的面前,诧异的质问道。

“雪大人,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放他们走了?那萧炎可是大人指定要的人!你忘了来之前大人怎么跟你说的了?你竟敢违抗命令?你不想活了吗?”

听到这人一声声的指责之声,这个所谓的雪大人一转身就将他手中的长剑毫无预兆的插入了这人的小腹之中。

那人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个雪大人,伸手指着他,

“你……你……你竟敢……”

听到身后的声响,萧炎三人停下脚步,不由得扭头看去,只见这个雪大人“哗”的一下,将全数没入那人身体的长剑给一下子拔了出来,随着长剑的拔出,那人也缓缓的倒在了地上,至死都没有想通学大人为什么要杀他?

在萧炎三人还沉静在满脸惊讶的同时,就看见这个叫什么雪大人的,直接挥动着自己手中的长剑,一剑就刺入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然后在萧炎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立刻将长剑从自己的胸膛中拔了出来,随着长剑的拔出,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在他那黑色的衣袍上面开出了一朵朵隐形的血花。

“你这是干什么?”

看到这一幕的萧炎三人都惊呆了,萧炎立马跑了过去,想看看这人的伤势。

可没等他跑过来,那人就直接点了自己胸口处的两处穴道,然后脚尖轻点,朝远处飞去。

看到这人离去的背影,萧炎忽然想到了什么,朝着这人大声喊道。

“喂!是你吗?你就是当初那个送我匕首的人,对吗?”

听到萧炎的这句话,那人的身形一顿,然后扭过头来对萧炎说了一句,“欠你的情,我今天已经还了,从此咱俩两不相欠,再相见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