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偶遇故人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一路狂奔,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正在往比赛场上赶去,萧炎这段时间早就把还要参加比赛的事情给忘的一干二净了,他满脑子都是他的那个新型炼丹方法,一遍又一遍的尝试着,就连他们之前的敲门声都没有听见,要不是黄婷玉的突然闯入,他还真要误了这炼器大赛不成。

萧炎一边狂奔,一边看着天上的日头,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他可真是在离比赛开始只剩下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才赶到比赛场地。

他气喘吁吁的进入比赛场中,在众多参赛选手中,他一眼就看见了一个至今还空着的座位,想必那一定就是他的了,所以他看都没有看看那个座位上面写着的名字,径自走到位置上,一屁股就坐了下来,用把手当做扇子,在耳边不停的扇着风,这一路跑来,可是热死了,他出了一身的汗,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对,他可真想把身上衣服都脱掉。

就在他正扇着风,左右看着这周围的参赛选手之时,一声温柔如黄莺一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好,这里是我的座位。”

“啊?”

听到这个声音的萧炎立马回头,一回头,就看见一个身穿淡紫色紧身长袍的一个女子喏喏的站在他身旁,这身衣袍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的更加凹凸有致,尤其是那胸前的两个肉球,仿佛都要把衣服给撑破一般,怎么遮都遮不住,再配上那水蛇般的腰肢,简直就是个尤物。

看的萧炎两眼发直,鼻血都快流出来了,他虽然不是什么好色之人,但看到如此香艳的画面,作为一个男性正常的反应也总是有的,他咽了两口口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将视线继续上移,当看到这人脸的时候,萧炎的表情瞬间呆住了。

“是你?”

“怎么是你?”

二人同时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于是都会心一笑,伸出右手来礼貌性的握了一下手。

“岩枭,哦不,应该叫你萧炎才对,好久不见!”

萧炎呵呵一笑,“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叫什么都不重要,好久不见,蒋瑶瑶!”

这人正是之前在道士大会之上,萧炎见过的那个唯一一个炼器的美女,蒋瑶瑶,没想到今天竟然可以在这里遇见她,她之前那暴力的炼器手法至今还让萧炎记忆犹新,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出落的更加漂亮了,就是不知道他那炼器的手法变了没有,还像当初那样的暴力吗?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请所有选手都坐回自己的座位上面,不要相互交头接耳!”

就在他们二人准备继续寒暄的时候,一生大声的呵斥声打断了他们二人的叙旧。

他们二人相视一眼,互相无奈的笑笑,然后萧炎看了看面前桌子上面写着的名字,不好意思的说道:“哦,对不起,我没注意这是你的座位,等比赛完,有时间咱们一块好好聚聚哦!”

“好的。”蒋瑶瑶满口答应道,“这次我可不会再输给你了,你就看好吧!”

萧炎扭回头对她微微一笑,“那我拭目以待!”

然后萧炎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等待着宣布比赛的开始。

没过多长时间,这炼器大赛就正式开始了。

“此次练习大赛的初赛考验的是大家的动手能力以及雕刻的能力,在大家面前的桌子上面有一枚纳戒,纳戒之中给大家放着这次所需要的一切工具,此次比赛只能使用我们提供的工具,不能使用场外的任何其他设施。

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此次的比赛规则,在你们的面前的纳戒之中,有两块儿铁板,一张纸条,一个铁锥,以及一把铁锤,你们需要做的就是用这把铁锤和铁锥,将这纸条上的字刻在那块铁板之上,比赛不要求字迹工整,清晰可见,只要可以将字完整的刻上去即可。

为了给大家降低比赛的难度,所以我们特意给大家准备了两块铁板,让大家有一块作为备用,比赛时间为一个月,祝大家好运,现在比赛开始!”

听完这个比赛规则之后,大家都是一头雾水,这明明是炼器的比赛,为什么就变成了刻字大赛呢?大家平时修炼的都是炼器,虽然这刻字也是属于炼器的一个部分,并且听说以前还是炼器大师的一门必修课,但因为它远没有直接炼器来的实用,所以久而久之,大家就很少有涉及了,可没想到这次比的竟然会是刻字?

说起刻字,就让萧炎想起了万花楼,他记得当初在看到万花楼那块牌匾之后,他就研究过那牌匾之上“万花楼”三个字的写法,在那期间,他不知道试了多少种的方法,刻坏了多少块的板子才将那种方法琢磨透,所以说起刻字来,他相信整个炼器大师,里面没几个人会是他的对手。

他自信满满的拿起纳戒,取出里面的东西之时,萧炎彻底崩溃了。

铁板?

这也能叫做铁板?

这顶多就是一个铁片,还是一个很小很薄的铁片,论大小,它只有一个巴掌的大小,论薄厚,它几乎就和一张纸一般薄,就这么一块薄薄的铁板,要求往上面刻字?这不是和开玩笑一般吗?

再看旁边那个铁锤与铁锥,萧炎就是更是无语了,这哪里是刻字用的铁锤和铁锥啊?这分明是炼器用的啊!

这铁锥,比萧炎的手臂还粗,这样的铁锥,哪里可以用来刻字啊?并且还是在如此小的一块铁板之上刻字,这铁锥都比这铁板大,还刻字?这不是闹着玩吗?

而那铁锤就更过分了,足有半米之大,再掂一掂它的重量。

天啊!

仅仅这锤子就足有五六百斤吧!

虽然这五六百斤,对于这些长年挥舞铁锤炼器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用这样重量的铁锤来炼器还可以,用来刻字,那是不是有点太重了?这一锤子下去,估计那个铁片就直接裂开了吧?

用这样的工具来刻字,这兜率宫也太看的起他们了吧!

而当萧炎打开了张折叠好,放在旁边的白纸,看到那白纸上写的字之后,萧炎瞬间有一种要死过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