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模仿对象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炎兄弟,到底在干什么?那铁片本来就不大,他为什么还要把它给变小?”

“你懂什么?萧哥哥自己心里肯定有自己的打算,说不定他觉得那铁片还大了呢!”黄婷玉听着皇甫南对萧炎的质疑,心里很是不爽,直接反击道。

“你知道什么呀,你跟她才认识几天,就一口一个萧哥哥,萧哥哥的,真不嫌肉麻!”一旁的薰儿听了黄婷玉这话,不知为什么顺口就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她就后悔了,她跟这么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薰儿不想计较,不代表黄婷玉也不会不计较,“哟哟哟,这醋味可真浓呀,你是他的谁呀,就这么护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是两口子呢!”

“谁和他是两口子了,你……!算了,算了,不跟你这么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

“我要是小孩子,那你就是老阿姨了。”

“谁老了!你……”

皇甫南和陀舍无奈的听着这二人没有营养的吵架都是摇了摇头,这女人呀,天生在一起就爱吵架,要不怎么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呢,这两个女人也够呛了,皇甫南他们不再去管那正在吵架的二人,他们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在那比赛场中。

只见萧炎将那割下来的薄薄铁片放在手心之上,心意一动,一缕粉嫩的火焰便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上,将那铁片完全吞噬其中。

在火焰高温的煅烧之下,那铁片迅速被烧的通红,然后萧炎直接无视那火焰的炽热高温,伸手将烧的通红的铁片拿了出来,放在手心之上,双手合十,轻轻一搓,就将能铁片搓成了一根细细的管。

随后萧炎又用两根手指将那细管的两头都给反复捏了一下,把细管的两头都给捏得尖尖的,就像是一根细针一样,这才满意的放了下来。

他的这番怪异举动引起了旁边其他选手的注意,旁边几人都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在看。

“他是想干什么?他不会是想用这根这么细的铁管来刻字吧?”

“这种方法理论上确实是可行的,可是这铁管和那铁片的材质是一样的,他根本无法在那相同材质的铁片上留下痕迹的。”

的确,一般情况下要想在一个铁片上留下痕迹,都必须用比它硬度高的材质来进行刻画才可以,而两个相同材质的铁片一般是无法互相留下较深印记的,这个道理萧炎不会不明白,可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再说那铁片只有两块,都是用来给他们刻字用的,萧炎如今毁掉一块,那就只剩下一块了,他就那么有把握一次就可以成功吗?

同样看到萧炎如此举动的兜率宫宫主倒是眼前一亮,这个萧炎,总是能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惊喜,上次是那独特的炼丹方式,这次又是别具一格的刻字方法,他脑子里到底还有多少东西是他们所不知道的,他倒是很想看看凭借这一个相同材质的细针状铁管,萧炎是如何将字刻上去的?

只见萧炎将那铁针的一头放于那粗糙的地面之上,在地上不断的摩擦着,因为比赛规定不能使用其它的工具,所以萧炎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其进行打磨。

在地上摩擦了一会儿,萧炎看的差不多了,这才拿起这枚细针开始在那铁片之上进行雕刻。

他之前使用的都是专用工具来进行刻字的,这还是第一次用如此粗糙的工具来进行雕刻,他也没有十分的把握可以一次性雕刻成功,所以他是先用的那剩余的半片铁片来进行练手,等练的差不多了,再在正式开始刻字。

在萧炎已经拿起那细针开始往铁片上刻字的同时,那些试图用火焰来将铁锥炼化而未遂的选手们,也纷纷开始模仿萧炎,不是他们不想模仿其他人,而是目前为止,在场上只有萧炎和蒋瑶瑶那两个人开始着手刻字了,而蒋瑶瑶那种变态的方法,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是模仿不来的,再加上他们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方法,所以只能模仿萧炎了。

萧炎手握着那根细针,但那个针实在太过于渺小,所以萧炎只能用两根指头来捏着它,剩下的指头全部翘起,远远的看去就像是在翘着一个兰花指一般,再加上那妖娆的姿势,此时的他,活像一个正在绣花的大姑娘。

刻字和雕刻一样,都是一门很深的艺术,刻字只是一个基础,能够做到雕刻才是最高的境界,只是现在的人生活节奏太快,一位只追求更高的实力,而炼器也是如此,大家只是一味的追求武器上的更高等级,而忽略了那武器的外观。

有人会说,兵器是用来的打斗的,不是用来让人看的,要那么华丽的外表又有何用?

可是他们忘记了,外表也是属于武器的一部分,要是一件兵器等级很高,但是外表极其的丑陋,那么有多少实力强的人,愿意将它佩戴在自己的身上呢?

一个真正的炼器宗师所练出来的兵器,一定是既实用又美观的,这样才能配得上他们的炼器宗师的名号,所以刻字是成为炼器宗师所必须要学的一部分,它不仅仅考验你的炼器本领,更考验你的专注度。

萧炎虽然当初没少练习刻字,但因为它没有专门的老师和系统的训练,所以他都是靠自己琢磨而练习的,在加上,如今的工具如此粗糙,所以一时半会儿他也无法在那铁板上留下较深的痕迹。

他用仙气包裹着那枚纤细的铁针,靠自己仙气的震动,在这个铁板上勉强留下了一些痕迹,但这痕迹并不是很深,顶多可以称之为划痕,根本不能称之为刻字。

在他不断调整着他仙气震动频率的同时,其他那些模仿他刻字的人也开始捏着那细细的铁针,试图往那铁板上面刻字,可别说是刻字了,就连一点的划痕都留不下。

他们看着萧炎那专注的神情,再看看自己那时候无反应的铁板,不知道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再看一下一向以暴力著称的蒋瑶瑶,她已经开始了真正的刻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