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暴力的蒋瑶瑶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蒋瑶瑶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终于将那锥子的前端打出了一个尖,虽然这个尖很是细小,但也足够她可以刻字用的了。

只见她将那铁板平放于的面前的桌子之上,然后一手握住那粗壮的铁锥,一手举起那沉重的铁锤,高高砸下。

砰~!

铁锤和那铁锥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那猛烈的撞击声震得周围人的桌子都在颤动,然后大家就只听见“咔嚓”一声,只见蒋瑶瑶面前那个看似很结实的桌子直接就被她给砸成了两半。

随着这桌子的倒塌,那桌子上放着的东西也随着桌子的倒塌而纷纷掉在了地上,而这桌子坍塌,导致大家脚下地面再次震了一震,而这两次剧烈震动的结果就是连带来着她旁边一圈人的桌子也都被震塌了。

看到这以蒋瑶瑶为中心的一片狼藉,评委们也很是无语,尤其是昊天宫的人,这蒋瑶瑶是他们保送进来的,如今看到她这巨大的破坏力,他们也都是一阵头疼,想当初她练习炼器术的时候,可没少破坏东西,她就像一个拆迁队一样,走到哪拆到哪,所以每次大家一听到她要炼器了,那都是躲得远远的,谁都不想受她的波及,这次还是好的了,只是破坏了几张桌子而已。

可场上的其他选手以及场下的观众们,看到这一幕都纷纷的表示惊叹,之前她那直接用手去打铁锥的方法,已经让大家对她的暴力有了一定的了解,可如今这一锤子,更让大家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嘴巴张的老大,下巴都快被惊掉了。

“我的妈呀,这还是人吗?”皇甫南不禁质问道,之前在道士大会上,他也见识过这蒋瑶瑶的暴力,可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她非但没有变好,却比以前更加暴力了。

薰儿也是脖子不由一缩,这样的力量要是打在人的身上,这人还能活吗?

只有一旁的黄婷玉不停的皱皱眉,拱拱鼻,在闻着些什么气味,“我为什么在这里闻到了一股魔兽的气味呢?还是那种很强大的魔兽气味!”

由于蒋瑶瑶的惊人破坏力,所以组委会只好将她周围人的桌子都重新换了个新的,并将她的桌子给换成了一个玄铁所制的桌子,而且还在她周围还设置了一个防护罩,以防她再有什么惊人的举动而波及到旁边选手。

就算如此,旁边的选手们也都纷纷要求换位置,他们可不敢再在她身边呆下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还会来这么一下,然后将他们辛苦炼制的东西全部毁掉。

无奈之下,评委们只好将蒋瑶瑶调至一个偏远的角落,并在她身边摄下了重重禁制,这才放心的让她去继续刻字,这还仅仅是刻字呢,这要是真正的炼起器来,那还不得把这比赛场都给拆了啊!

说完这为祸一方的蒋瑶瑶,我们再来看一看那绣花一般的萧炎。

只见萧炎如今正全神贯注,不断的调整着自己仙气的震动频率,再看他面前放着的那半块铁片,如今已经是千疮百孔,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深浅不一的小洞,有的直接将这个铁片就给穿透了。

在经过他的不断调整,终于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振动频率。

“呼!终于成功了!”

萧炎看着面前这个已经被他戳的不成样子的铁片,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手掌一震,一缕火焰就将这半片铁皮也吞噬其中,没多久,他就重新又炼制出了一根一模一样的铁针,有了这一根铁针的备用,他的胜算就更大了。

从比赛开始到现在,萧炎已经花费了十几天的时间了,将近一半的比赛时间已经过去,而萧炎可以说还没有开始,再看其他的选手,虽然他们无法模仿蒋瑶瑶,也无法学会萧炎的方式,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继续比赛。

既然比赛规则说了,不要求字迹的工整,那他们只要能把字刻上去就行了,管那么多的方法干嘛,于是他们都只好拿起那巨大的铁锥和铁锤,一点一点慢慢的往那渺小的铁片上面刻了,但他们可没有蒋瑶瑶那么大的力气,再说,他们也不敢用那么大的力气。

整个比赛场上没有一个人说话,有的只是乒乒乓乓的敲击声,大家都屏住呼吸在努力的刻字,只有那蒋瑶瑶,虽然已经在她身边设下了重重屏障,但人们依旧能从那时不时地面的振动来感知到里面的猛烈战况。

萧炎将头埋的极低,几乎一张脸都快要贴到这桌子上面了,眼睛死死盯着那铁针的细尖,但如果你仔细看,就可以发现他手中的那铁针并没有完全接触到铁片,而是在离铁片很近的距离之上悬空着!

虽然铁针并没有和铁片真正的接触到,但铁片上依旧留下了一笔明显的凹痕,而如果你再仔细观看的话,就可以发现在他那铁针的针尖之下,有一股游丝般的气息在不断的上下快速振动着,而随着这股气息的高速振动,铁板之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微小的小点,而这些一个又一个的点最后汇聚成了萧炎现在所写的这一短横。

但这种的方式似乎很是消耗体力,只是这短短的一横,就已经让萧炎的额头之上冒了汗,虽然他的呼吸依旧平稳,但从他那砰砰直跳的心跳声就能知道萧炎现在的状况。

滴吧!

一滴汗水顺着萧炎的脸颊滴落到了他正在刻画的铁板之上,在这被太阳烤得炽热的铁板之上砸出了一朵绚丽的水花。

随着时间的推移,萧炎脸上的汗水更加的多了,斗大的汗珠一滴滴的流淌下来,他的整个身上都好像被水洗过一般,衣服仿佛都可以渗出水来。

“萧炎到底在干什么呀?为什么他的表情让我感觉那么痛苦呢?不就是刻个字吗?为什么感觉他都快脱力了一样?”薰儿看到萧炎这副样子,心里很是心疼,就连跟别人战斗的时候,她都没有觉得他有如此的痛苦。

“萧炎啊,你可以定要加油!我可是把我全副的身家都压在了你的身上,你可不要让我失望。”皇甫南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不断地为萧炎祈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