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继续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比赛还在继续进行着,虽然说刚才的事件对萧炎带造成了不少的影响,但是萧炎的自我调节能力也是很强的,他不允许任何的事情打扰到他今天的比赛。

虽说昊天宫觊觎他的重锤,但是事情还没有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所以这比赛还是得好好比的,说不定昊天宫看见他的高天赋,一时高兴,就将这重锤永远赐给他了也说不定,再说这重锤本来就不是他的,如果昊天宫一味的索要,那将重锤还给他们也未尝不可。

不过那些都是后话,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他要将这决赛的比试完美的进行到底。

经过这件事情的干扰,很多选手都被分了心,于是现在比赛重新开始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都是静静的盘坐在那里将自己那颗浮躁的心给渐渐的沉静下来,只有心静下来,那才可能完美的完成这次的比赛,毕竟像这种等级的比赛,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造成最后的失败,所以说不限时间,但也没有让可以等待你的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在经过短暂的沉淀之后,大部分的选手都陆续续的开始了重新炼制,只有萧炎,依旧盘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良久之后,萧炎猛的一下子睁开眼,他的眼睛中只有那平静如水,再没有因为身外事的半分波澜,他手指轻轻的弹动,两缕淡粉色的火焰便重新将那药鼎与炼器炉燃起,再次开始了他的炼丹与炼器之旅。

“这个萧炎,心智不简单呐!”

那昊天宫的圣女看到萧炎这么快就进入了状态而不由得感叹道,怪不得萧炎会有如今的这一份实力与能力呢,光这份定力就是一般人难以匹敌的。

如果除去他手中那柄重锤的因素不说,单独再来看萧炎的话,不可否认,他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型弟子,就连她都有要收了萧炎的冲动,不过那仅仅是冲动。

她看向那底下坐着的萧炎,嘴里不由得嘟囔道:“萧炎……萧……萧……”

话回比赛场上,虽然有了刚才那么一点点的波折,但这并不影响大家观看比赛的心情,比赛依旧还是那么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比赛场上萧炎那一手炼丹,一手炼器的绝技,让大家都是叹为观止。

不过因为萧炎是两个同时进行,所以他的速度较其它选手会稍微慢一些,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的比赛进程。

在看那边的段鹏,他虽然提炼灵药的速度赶不上陀舍,但是他有自己一种独特的炼丹方式,这种炼丹方式是其他人都没有办法去比拟的,虽然不清楚他是如何可以做到让那些药材不按顺序放一起而不发生反噬的,但是观众们发现这种炼丹的方式肯定需要极其庞大的精神力量,否则就不可能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他已经失败了两次了。

噗~!

转眼间,他的第三炉药材也成功的被蒸发掉了大半,段鹏看着自己面前已经失败了三次药鼎,他不由得摇了摇头,他还是太心急了,当他看到萧炎那左右开工的本领之时,他的内心就起了极大的嫉妒之情。

毕竟长期以来,他听到的都是赞赏之声,无论他走到哪里,人们大部分的关注度也都在他身上,而如今自己的风头却被这么一个无名的小子给抢了,这种嫉妒心,让他急于求成,从而导致了这三次的失败。

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之后,他也不再去管其他人了,闭住眼睛,静下心,慢慢的来调整自己这颗浮躁的心脏。

砰砰砰!

蒋瑶瑶挥舞着她那双看上去很是纤细但却极为有力的手掌,不断的敲击着面前的这块儿烧红的紫金玄铁,每一次的敲击都伴随着地面的剧烈震动,要不是她现在身处于这个秘密空间之内,估计周围的人又要跟着她遭秧了,而在这一次次的敲击之中,仿佛你可以看出在她身后出现了一个极为虚幻的影子,而这个影子有些像熊的形状。

看到这个幻影,兜率宫宫主瞬间明白了昊天宫的意思,他说这个什么叫蒋瑶瑶的为什么可以得到昊天宫的如此特殊对待呢,为了她不惜派出这么多的人前来保护,原来她是熊族的啊!

昊天宫和熊族一向友好,而像这种远古的魔兽种族,并不被允许随意进出人类的世界,这才让她投入昊天宫门下的吧,怪不得她的手掌这么有力气,可以直接对抗玄铁呢,真没想到如此一个长像娇滴滴的女生,竟然不是人类!还是一个那么彪悍的熊族魔兽!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呀!不对,魔兽也不可貌相!

再看黄婷玉,她双手操控着自己面前的那个破旧药鼎,一步步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她的炼药步骤,简直就是教科书般的存在,每一个步骤,每一处细节,都和老师教导的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只是手法略显稚嫩罢了。

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只是把老师教给她东西全部都死记硬背了下来,然后生搬硬套进了这里,丝毫不会灵活运用,真不知道,以她这样的水平,是如何晋升到要炼药大师级别的。

而她面前那个破旧的药鼎,还别说,别看它看上去很是破旧,可它依旧在苟延残喘着,在那烈火的焚烧之下,它丝毫没有再出现另外半分要解体的症状,换句话说,它一直都处在要解体的边缘,真不知道她的老师为什么给她选择这么一个“特别”的药鼎。

就在众人都对这个破旧药鼎感到鄙夷是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当阳光照射在这个特殊的药鼎上之时,这个药鼎竟然反射出了一缕本不该属于它的金光。

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是一个枯燥的比赛,俗话说得好,“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比赛至今已经进行两个多月了,这比赛场上除了那乒乒乓乓的敲击声,就只有那不断升腾的火焰了,这样的场景对于皇甫南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刚开始他还能少看会儿,后来,他就直接在这观众席中来回的穿梭,不停的搭讪着其中的漂亮女人,以此来打发他这无聊的时间。

薰儿要比皇甫南稍微好一点,她虽然也不是很能看懂,但她面对的是她的情郎,就算再枯燥她也会看下去的。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雷声响彻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