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母子相见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之后,萧炎被人蒙眼带到了一处不知名的地方,然后萧炎只听到了一阵很沉重的开门声,好像那门有几千斤重一样。

“好了,你进去吧,你想见的人就在里面,记住只有一天的时间,别妄想着耍话花招,那后果不是你能承担起的。”

萧炎点了点头,然后感觉眼睛上蒙着的黑布被取了下来,眼前一下子的光亮让他的眼睛有些不适,他下意识的眯缝着眼睛,然后看着周围的一切,当他看到眼前那打开的厚重铁门,以及身后那实力和他相差无几的带路人之后,他脑海中忽然闪现出来了一个念头,一个直接冲进去把人带走的念头。

但在短暂的思考过后,他就暂时打消了这个疯狂的念头,他必须先把这个圣女的身份弄清楚才行,否则将她带走也是无用,再说,昊天宫敢让这么一个实力并不高的弟子带他来这里,那就说明他们不怕他有任何的动作,说不定在某个看不见的角落中,他们早已准备好杀招等着他出手呢。

“行了,你自己进去吧!”

那人说完,一脚就把萧炎给踹了进去,然后“嘭”的一下就把门给关住了。

“什么人呐?不会温柔一点儿呀?一点儿素质都没有!”萧炎站直了身形,揉了揉被那人踹过的屁股不禁回头骂道。

然后他环顾四周,只见这里一片漆黑,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勉强能透进一些光来,通过那微弱的光亮,萧炎发现这里好像是一间牢房一样的地方,四周阴暗潮湿,地上长满苔藓,走上去些滑,偶尔还有一些低等的生物在地面上来回穿梭着。

嗯~~!

忽然,一声微弱的呻吟声传进了萧炎的耳朵之中,萧炎顺着声音看去,这才发现,在房间的角落里竟然还有一个人,那人披头散发的蜷缩在角落之中,已经和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要不是她发出的那轻微呻吟声,萧炎还真发现不了她的存在。

萧炎一个闪身来到这人的身边,看见她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着,好像承受了很大痛苦一般,萧炎蹲下身去,慢慢将她那头上凌乱的头发给拨开,露出里面那张苍白的脸。

“圣女?”

萧炎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人,虽然他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看见眼前这一幕心里还是很惊讶,这还是他之前见过的那个圣女吗?萧炎以为她怎么说也是昊天宫的圣女呢,昊天宫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可没想到几天不见,她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

圣女见有人过来,她慢慢的抬起头来,当她看见眼前之人的时候,她瞬间就愣住了,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他,可马上她就反应了过来,立马像触电一般的抓着萧炎,紧张的问道。

“你怎么也进来了?他们也把你抓进来了吗?你快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走!快走!”

圣女使劲往外推着萧炎,可她以她现在的身体,别说是推萧炎,就连站立都有点困难,那微弱的力道和她之前在封神赛上和萧炎对战时相差甚远。

萧炎心疼的反过来抓着她的手,“你怎么会弄成这副模样?你不是圣女吗?他们为什么敢这么对你?”

听到这话,圣女忽然“呵呵”冷笑一声,“圣女?呵呵!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来这里,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到底是谁?”萧炎看着这个圣女的眼睛坚定的问道,这个问题是他一直想问的,也是他此次深入虎穴的主要目的。

“我……”听到萧炎这么问,那圣女身躯一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现在的她,什么都给不了萧炎,只能给他带来无尽的痛苦与灾难,既然这样,又为什么要相认呢?

圣女刚才的反应萧炎全看在眼里,他略有些激动的握着圣女的双肩,强迫她抬头看向自己。

“你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认识我的纳戒,又为什么会知道我父亲的名字!我已经来到了这里,难道你还不肯告诉我吗?”

萧炎近乎于吼一般的对圣女一句句的质问道,看着萧炎那有些发红的眼睛,圣女叹了一口气,抬头望向萧炎,此刻,她再也忍不住了,多年的相思之苦就也只为这一刻,就算萧炎不认她也无所谓,她张开嘴唇,颤颤巍巍的说道。

“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我是你的母亲啊!我是你的‘亲生’母亲啊!!”

虽然之前萧炎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那毕竟是猜测,如今听到她亲口说出来,萧炎的心中依旧好像是五雷轰顶般的震惊,他脑袋里“嗡”的一声,就好像被炸药炸过一样,一片混乱,他不由的放开那禁锢这圣女的双手,脚步不断后退着。

那圣女看着萧炎这副样子,她慢慢硬撑着虚弱但身体站起身来,走上前,伸出那不断颤抖着手抚摸上萧炎的脸颊,眼泪止不住的流淌着,她情绪略微有些失控的对萧炎说道。

“孩子,我真是你的母亲啊!”

萧炎张开那略微被这消息惊的哆嗦的双唇,“可是…可是…我…我母亲不是已经死了吗?”

在萧炎的印象之中,有关母亲的记忆就很是模糊,他只记得小时候母亲对他极好,可在他四岁那年,母亲突然病逝,只留下了这枚古朴的纳戒一直陪伴在他身边,而为了不让父亲伤心,他也很少在父亲面前提起有关母亲的事情。

现在回想一下,当年母亲的突然离世好像确实有些蹊跷,就是因为蹊跷,所以他才想到了这个所谓的圣女会不会就是他那失踪的母亲,但面对现实,他还是有所怀疑,不可能她说是就是吧!

听到萧炎的疑问,那圣女点了点头,“是,那是我告诉你父亲的,是我让他告诉你我已经死了,其实我没死,我是……这件事情太复杂了,我日后再告诉你。”

圣女紧张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了,面对萧炎的怀疑,她又急于证明的自己的身份,她忽然瞟到了,萧炎手上那枚戒指,她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一把指着那戒指说道。

“这个戒指!对!这个戒指是我留给你的,这它内侧有一圈很细小的花纹,那刻的是昊天宫的标志,和你那昊天锤上所刻的一模一样!”

对于这枚黑色戒指里侧的花纹他倒是知道,只是昊天锤?这他到没有注意到,但可以说出这纳戒里侧的花纹就已经让萧炎信了一半。

见萧炎心中依旧有所怀疑,圣女继续说道:“在你的左大腿后面有一颗黑痣,对不对?还有,你后脑勺上有一道一寸多长的疤痕,那是你小时候从树上摔下来划得,是我给你包扎的伤口,这些你都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