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再生事端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算你们识相!”严素手握昊天锤看着那越来越远的萧炎他们不禁嘟囔道,要不是萧哥及时把昊天锤扔下,阻挡了他追击的脚步,那他们今天就都别想走了。

“宫主,我们去追!”

眼看的萧炎等人走远,其他的没有受到爆炸波及的长老们立刻主动请缨,要去追捕萧炎几人,可谁知严素一摆手,“不必了。”

其他人看着前后态度转变如此之大的严素不禁诧异的问道:“宫主,为什么?他们现在还没走远,要是追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再晚就真来不及了!宫主,追吧!”

“穷寇莫追,再说,有那老家伙在,你们讨不到什么好处的。”

“那我们就不追了吗?那可是关系到祭祖啊?”

“哈哈,放心,有了这柄昊天锤,虽然不能让昊天宫恢复往日的辉煌,但是肯定要比现在强很多。真没想到,几年不见,萧樾生这个老家伙的实力竟然已经到如此地步,就连我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将其拿下。”

“宫主,难道他?”

“放心,他还没有位列仙班,只是因为我受伤了,所以才让他占到了便宜。”

“宫主,你受伤了?不要紧吧?”

“没事,只是中了那个萧炎的毒,回去将毒给逼出来就好了,真没想到那一根小小的银针上面又是真火又是毒的,这个萧炎将来一定会成我们的心腹大患,若不能与之为友,那就必须除掉!”

“宫主,交给我了!”

“不必,给我联系万花楼,这件事我亲自来解决。”

“是!”

在回萧家的路上,萧炎几人一起挤在一个飞行器上往萧家赶去。

“萧哥,族长怎么还不过来?他真的没事吗?我们用不用回去找找他啊?”

萧炎在赶路途中时不时的回头寻找着萧樾生的踪影,虽然他知道萧樾生实力很强,但毕竟还仅仅是一个仙尊而已,和位列仙班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萧炎可不希望族长因为救他而出什么意外。

“你放心,他肯定没事的,这一路上你都问了八百遍了,我看你是受皇甫南的影响了吧,怎么变得也这么啰嗦?”萧哥不禁对着萧炎身后的一个地方翻了一个白眼。

“我这不是担心族长嘛,我心里总感觉空空的,没有着落,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萧炎摸着自己的心脏处不由说道。

听到萧炎的话语,萧哥再也忍不住了,不顾那人的连连摆手而直接说道:“行了啊,玩笑也要适可而止,你忍心看的这几个小辈因为担心你的生死安危而惴惴不安啊?”

“啊?”

听了萧哥的话,萧炎几人都有点不解,互相左右看着对方,然后又望向萧哥,“萧哥,你在说什么啊?”

萧哥脑袋轻挑,对着萧炎身后的方向,用眼神示意他们,萧炎他们不禁都朝萧哥所示意的方向看去,可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还不出来?别逼我动手啊?”萧哥无奈的说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是这么的无聊。

“好了好了,我怕了你还不成?在小辈面前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之前求我来救萧炎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态度啊,怎么?过河拆桥?”说话间,就只见在之间那空地之上,一个人影渐渐的显现了出来,此人正是之前萧炎一直在担心的萧樾生。

“不!是卸磨杀驴!”萧哥笑着回答道。

“你!”萧樾生刚想再说什么,就看见萧炎几人那惊讶中略带崇拜的眼神,他立马咳嗽两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又恢复那高高在上的族长形象。

看见萧炎几人眼里的疑虑,萧哥好心的解释道:“这是他最拿手的斗技,隐身术,练至大成之后,就算他站在你的面前你都丝毫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最适合暗杀与偷袭,早在咱们上飞行器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了,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

“哇!好酷的斗技!我要是学会了,那就可以随便偷窥……嘻嘻,嘻嘻!”

“咳!”

陀舍一声轻咳打断了皇甫南那乱七八糟的思想,皇甫南擦了擦他那嘴角差点儿流出的口水,然后正色说道:“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们?害的我们白担心半天!”

皇甫南嘟嘴埋怨道,这里面也就他和萧哥的关系最熟,当然也就只有他敢和萧哥去如此肆无忌惮的开玩笑。

萧哥一耸肩,指了指萧樾生,“是他不让我说的,再说,我不是一直都告诉你们他没事吗?只是你们不相信罢了。”

“谁知道你说的是这意思啊?”

“啊!萧哥哥!”

就在皇甫南和萧哥拌嘴之际,一声尖锐的惊呼打断了他们,扭头看去,只见萧炎昏倒在了黄婷玉的怀里。

“萧炎(炎儿)!”

皇甫南和严芊芊便紧张的快速围到了萧炎身边,

“都起来,我来看看。”

说着,萧樾生来到萧炎面前,一搭手,感受了一番之后,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没事,不用担心,只是脱力而已,回去休息几天就好。”

听了这话,大家这才放心了下来,于是严芊芊就跟着他们一路回到了萧家。

将他们几人安顿好之后,本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了,可谁知这时众位萧家的长老却找到了萧樾生,说是联名要求将萧炎逐出萧家。

“萧炎本就不是我萧家之人,只是被萧晓带回来的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而已,为了这么一个人而赌上萧家全部的命运,我们认为不值,所以为了平息昊天宫的怒火,我们建议把萧炎逐出萧家!”二长老率先站出来表态道。

“你们也都是这么想的?”萧樾生眼神从底下坐着的众位长老身上划过,然后慢慢问道。

被萧樾生这么一看,大家就都有点怂了,毕竟萧樾生在他们心里的地位那可不是萧哥可以比拟的。

看着都不说话的众人,二长老气的大声骂道:“你们之前不是一个个说的很凶吗?怎么现在都怂了?你看看你们一个个都是什么德性?你们不敢说我说!我就是认为为了一个萧炎而赌上整个萧家不值!”

“你敢和我打个赌吗?”萧樾生看着二长老问道。

“赌?赌什么?”

“赌萧炎是我萧家最优秀的弟子!

其实解决这件事的方法很简单,你们不是觉得他不值得我们付出这么多吗?那么让他和你们认为最优秀的弟子比一场,如果他输了,我就听你们的,将他逐出萧家,如果他赢了,你们之后就不得对他有任何的异议,如何?”